的确,就算离少亲自服用下去,他们会担心她是提前做了准备,一样没有办法相信她。那么,谁来当第一个服用解毒的丹的人?

    沉寂片刻,月泷出声道:“我来吧,就算死了,我也是死有余辜。”

    看样子,月泷一直都没有从错手杀害自己心爱人的阴影里走出来,

    星浪几人相互看了看,相继出声道:“别一个个试了,都是怪胎了,要是死了就死了。”

    “对,兄弟几个当初不是说好了,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死?”

    “对,一起服,没什么大不了的。”

    外人只知道五芒星的强大,却不知道这个强大并非他们自愿拥有的。如果能够选择,他们情愿用所谓的强大去换取平凡的一生,能和相爱的人相守的一生。

    人就是那么奇怪,得不到的时候,拼尽全力想得到,得到之后,回首过往,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什么轰轰烈烈,到头来都比不过平平淡淡。

    南宫璃叹息之余,就见五人分别取走一颗解毒丹,服用了下去。

    南宫璃有些紧张,虽说她这解毒丹里的成分对这五人来说是绝对没有害处的。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血是不是真的能起到想象中的作用,毕竟她还不是圣女。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突然五人的呼吸不畅,脸面同红,一个个不由自主地弯下身来。起初还能忍一忍,到后来只能通过在地上抱肚子打滚来宣泄那种不可言喻的痛楚。

    南宫璃吓得站起身来,生怕五人误会,忙道:“你们坚持住啊,这说明解毒药有用。龙血在你们体内待太久了,想要清除它,肯定会给你们带来那种血肉分离的痛苦。

    挺住,想想你们的副作用,想想你们希望的将来,一定要挺住啊!”

    痛苦持续的时间,比南宫璃想象中来得更长,她也没有闲着,取来凉水,照顾了五人一个通宵,时不时地给他们打气鼓励,最后累瘫在了圆桌上。

    当清晨的阳光从缝隙间溜进房间时,南宫璃醒了。

    她下意识地去寻找五人的身影,发现五人的面部表情趋于安详,折腾了整整一夜,他们一个个都还在睡。

    给五人分别把了脉,在确认他们身体没什么异样后,南宫璃悄悄走出房间,为他们熬制能够帮助补身子的汤药。

    汤药熬好后,五人先后醒来,发现自己的实力在退步。

    “我跌了。”

    “我也是。”

    “我跌到了中级初阶。”

    南宫璃招呼五人来喝汤药,一边盛着汤药,一边解释道:“这很正常,是好事,说明体内的龙血的确去掉了一大半。

    效果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再服用两顿,应该就能全部清除了,到时候只需要进补就可以了。”

    五人想了想,的确是好事,他们在没有服用龙血前,的确实力一般。

    喝完离少弄的汤药,月泷作为代表开口道:“古家让我们今天对你们动手,虽然现在没了我们五个,但是古家还有很多其他的强者。我们现在这样子,可能帮不到你们什么。”

    南宫璃点点头,“你们现在这样子,帮我就是送死,而且你们身体都还虚着,心有余力不足。

    不碍事,我马上回霍府,只是这五芒星住所,你们最好别再住了,你们去军办所,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东邪王先收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