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那么夸张?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好么?再说了,一个小屁孩的身体,有什么好看的?

    尽管,南宫璃是这么想的,但是——

    “我说,你们五个干嘛这么看着我?”

    坐在圆桌边的南宫璃,一脸无语地看向围着自己的五人,那一个个的眼神,怎么就让她看得那么不爽呢?

    星浪一脸悲痛地看着南宫璃道:“原来你好这口?不对呀,月泷那货长得那么老成,你怎么之前还看上他了呢?”

    被点了名的月泷眯着眼看向星浪,老成是几个意思?他和星浪之间根本没差几岁。

    “这是重点么?重点是她对我做了那样的事!”

    南宫璃嘴角一抽,“等等,什么叫那样的事?我说辰兮,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用这种招数想让我对你负责吧?

    你也不看看,你全身上下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我进来的时候,你不已经把重要部位给遮住了么?”

    重要部位?

    听南宫璃这么一说,其余四人都不自觉地往辰兮的某处看去,辰兮当场就炸了。

    “看什么看,你们到底和谁是兄弟?到底准备帮谁?我告诉你们,你们可想清楚了,平时你们有个小毛小病的,都是我帮你们治的!”

    “切。”

    南宫璃不以为然地拿出一瓶药来,“想不想把龙血那玩意儿给解了?想不想当回正常人?想不想把副作用消除?

    都好好想想,我要是有能力把你们体内的龙血给解了,别的小毛小病还能治不了?”

    余下四人一听,眼神一变再变。

    辰兮大感不妙,“喂,我们可是……”

    月泷拍拍辰兮的肩膀道:“你还小,的确没什么好看的。”

    星浪点头附和道:“是啊,多大点事,人家妹子没被你吓着就不错了,你还怪人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长得比较小白脸的天启同意道:“你也别说兄弟几个不在意你的感受,你不一直想把副作用给解了么?被看光就看光了,如果能换来正常的人生,你这是赚了。”

    “我举手举脚同意。”

    五人之中,最为魁梧的地烈,憨憨地举起了双手。

    “你、你们!”

    南宫璃憋笑道:“好了,说正事。瓶子里装着的是我研制出来的,针对龙血的解毒丹药。

    这是有疗程的,你们别指望一颗下去立马正常。瓶子里装的十五颗,每人拿三颗,早中晚三次服用,你们可以今晚就服用。”

    辰兮从南宫璃手中拿过药瓶闻了闻,有股奇特的淡香,“加了哪些药草?”

    南宫璃笑笑,“这个你别管,你是做不出来的,这解毒丹至少得是中级炼药师才能炼制。”

    五人一惊,谁也没想到离少已经是一名中级炼药师了。

    辰兮抿了抿唇,“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对立的,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在这解毒丹药里下毒手。”

    南宫璃想了想,“我只做了十五颗,要是现在我自己试吃,你们之中有人就会少一颗。

    而且,我不觉得我自己试吃就能得到你们的认可。不然这样,我人在这里,你们其中一人先试服用下,我还能跑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