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玄冥想了想,心里也忍不住地担心了起来。

    卫一卫二他们和自己的感情很深,虽说彼此的关系是主仆,但在他心里,他一直把他们当作兄弟来看。

    这次现任鬼帝对自己使用了鬼眼宗,对方多半觉得自己必死无疑。

    这会儿,就算暂时留下卫一卫二他们的性命,那也是拿来探测他是否已经丧命,怕是也不会留很久,动手救人的事还真是耽误不得。

    “去的时候把卫三带上,有他看着你,我心里稍微安心些。有了鬼眼宗帮你,你应该不会有事,他既然是初代鬼帝,对鬼域其他鬼族的事一定有些了解。

    你们这次去,切记不要和鬼域的其他人硬来,或许你们可以换一种思路,不是用绝对的武力去征服。”

    帝玄冥愣了愣,“你的意思是?”

    “不管你父母是谁,又是因为谁死的,他们不也曾希望鬼域能够停战么?夺回鬼帝之位,鬼域里应该不全是败类,也有想安生的。现任鬼帝的行事没准有很多鬼族不满,只是嘴上没说罢了。”

    “我明白了。”

    帝玄冥不得不承认,在没遇到南宫璃之前,他永远想着用武力去解决任何问题。

    但是现在,这样的想法已经不适合他了,他有了牵挂,有了想护着一辈子的人,他冒不起险,他不能再让她担心了。

    低下头,他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我回东皇宫了,如果我接连两天没来看你,那我就是回鬼域了。”

    “恩。”

    其实,南宫璃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但是,鬼域那个地方,她去不了。上回,她在鬼域里呼吸困难的事,她还记着呢。这要是去了帮不了玄冥,反还成了他的累赘就不好了。

    再者,鬼戒的事,估摸着也不可能一两天就完事。自己这边也有不能耽误的事,她抽不开这个身。

    目送走了帝玄冥,南宫璃的心情大体上还是轻松了不少的,至少不用担心之后他会犯病了。有鬼眼宗在,至少一两年之内,他应该都不会出事。

    如今,成为圣女的办法也知道了,比起一开始摸不着边,她至少有了努力的方向。只要她成为圣女,她就有办法救他了!

    帝玄冥走后,南宫璃重新投入到制作解龙血的解药之中,现在就剩下至关重要的最后一步了,她一边控制着上古青鼎,一边咬破了指尖,将血一滴滴地挤进上古青鼎之中。

    房间内,忽然起了一股异香,并没有想象中的血腥味,一股甜甜的香味融入了药草香之中,混合成了一种闻着能够醒神的淡香。

    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解毒丹成。

    南宫璃将解毒丹收起,回到软床上睡了会儿,然后趁夜赶去了五芒星的住所。

    说好两天的时间,南宫璃没有超时。到了五芒星的住处,她直接去找了辰兮。

    “辰兮,我回来了,我给你……”

    南宫璃推门而入,就见辰兮刚好在换衣服,脱了个精光。

    她僵了下,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结果一想,对方就是个小屁孩的模样,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收拾好情绪,她正想继续往里走,就听辰兮冲她尖叫一声,那声响弄得整个五芒星住所都跟着震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