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宗本来面对南宫璃是一点都不虚的,奈何人家是圣女,自己想完成遗愿就得靠她了。

    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只得老老实实地答应了她的要求,将身体的控制权还给了帝玄冥。

    重获身体的控制权,帝玄冥起身动了动,不得不说,有了鬼眼宗后,身体还真的感觉轻松了不少。

    “你怎么样,没事吧?”

    南宫璃凑上前,仔细打量着他。

    帝玄冥愣了愣,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本能地担心自己身上的死气会影响到她。

    南宫璃见状,心下一松,贴上去,保住了他精瘦的腰身,蹭了蹭他的胸口道:“看到你这样,我就放心了,要是鬼眼宗的话,他才不会往后退呢。”

    鬼眼宗:为啥我不会往后退?

    帝玄冥:因为你皮厚。

    鬼眼宗:……

    半秒过后——

    鬼眼宗:切,你一个大男人还皮薄,难怪到现在还没把喜欢的女人给办了。真没用!

    帝玄冥:……

    两人抱了一会儿,南宫璃抽离身子道:“你的事,卫三大致和我说了说。”

    帝玄冥眉头微皱,心情似乎有些不美丽。

    南宫璃伸手抚平他的眉头道:“卫三是你给我的人,所以他应该优先我的命令,你说对不对?”

    “呃,对。”

    “所以,你不要为难他,他没错。如果不是他,我都不敢想象你会怎么样。”

    帝玄冥乖巧地点了点头。

    “东皇怜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我和她什么都没有,也不会娶她的。”

    “你还想和她有什么不成?我是说你答应东皇帝让他给你操办选亲的事,你要怎么办?”

    帝玄冥不自觉地抖了抖,“璃儿,我那时候是没办法,你不要生气。不然,我这就回去和那老头子挑明?”

    南宫璃没好气地甩了他一眼,“你不还指望那老头把四方界的入口告诉你么?你和他还是别闹僵比较好。说来,东皇国有没有什么含有信仰之力的事物啊?”

    经南宫璃一提,帝玄冥深思了会儿道:“有,东皇佩剑。好像是代代相传下来的东西,那老头说过,我若成婚,就把那东西赠予我。”

    南宫璃心思微动,“那好,你就成婚。”

    “什么?”

    帝玄冥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家璃儿是想自己去骗婚么?那老头子显然是觉得自己必定会娶东皇怜,才会舍得将东皇佩剑送给自己的。

    “他不是说只要你成婚么?他不还给你办了招亲么?行啊,我到时候去参加,你选我不就行了?”

    帝玄冥眨了眨眼,惊喜来得太突然,他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办?心里正狂喜呢,结果——

    鬼眼宗:哎哟哟,小子的春天来了?你是要上了?要喜结连理了,要洞房花烛夜了?我可以欣赏么?

    帝玄冥:滚!

    真是悲从喜中来啊,现在他身体里还有着一不老实的在,好不容易死气被压制住了,可以碰自己喜欢的人了,可……

    “怎么了?苦着张脸,哪里不舒服?”

    帝玄冥摇摇头,“都听你的,鬼戒的事,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去办比较好?”

    南宫璃想了想,“你先回东皇宫,看看有没有什么变数。如果没有,就尽快吧,我担心卫一卫二他们撑不住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