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摩挲着下巴道:“所以说,我只要将含有信仰之力的东西拿到手,吸收到足够的信仰之力,我就能成为圣女了?”

    乍一想,好想也不是很难?

    如果能得到鬼域的鬼珠,再去问问幻灵界那儿有什么东西,然后再在天穹大陆里找一找,信仰之力没准就凑够了呢?

    鬼眼宗看出了南宫璃的想法,提醒道:“你知道一个神域里有多少神民么?神民的信仰之力本身就大过常人,所以仪式能获得的信仰之力不是小数目。

    所以我先前才会说,你距离成为圣女就只剩下几步之遥了,至于这几步怎么走,要走多久,还得看你的运数。”

    运数?

    南宫璃笑笑,她可不是干等着运数的人。

    “现在不是已经知道鬼珠含有大量的信仰之力了么?刚好,玄冥的几名暗卫好像被现任鬼帝给困住了。

    鬼眼宗你和我们联手,帮助玄冥救出他的暗卫,顺便再夺走鬼帝戒。这么一来,我距离成为圣女就更近一步了,就算只是一小步,至少不是希望渺茫了,不是么?”

    鬼眼宗想了想,“这个办法倒不是不可行,只是如果我出手的话,他体内的鬼气就会增加,到时候如果没有相对应的死气入体,我和他都会性命不保的。

    不瞒你说,我也不是谁的身体都能入的,如果没有他体内的死气和我的鬼气相互压制,他这具肉身早就废了。”

    听鬼眼宗这么一说,南宫璃忧心道:“那你的存在会不会对他的肉身造成不好的影响?”

    鬼眼宗翻了个白眼道:“他这残破不堪的肉身,有我在,他至少还能多活个几年好吧?

    我是外力,压制住了他的内力,他的这具肉身被他内在暴动的死气摧残得不成形了都,有我给他压制,至少能保证他不会哪一天突然就没了。”

    还有这种操作?

    南宫璃愣了愣,这么说来,这一回现任鬼帝不但没有害到玄冥,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了他一把?

    “死气的问题你不用担心,若是你吸收了大量的鬼气,我就带玄冥去幻灵界吸收相应的死气。”

    南宫璃边说边想,吸再多的鬼气,怕是也没一条死气海的死气多吧?

    鬼眼宗是去过幻灵界的,知道那边有一条死气海,点了点头道:“那可以,我可以帮他把鬼帝戒弄到手,顺便救出他的暗卫。”

    “这么说来,你是决定和我们合作了?”

    鬼眼宗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你觉得我还有更好的选择么?”

    “好,那我要说一下我的要求。除非你需要使用鬼眼术战斗,不然的话,你不能控制他的身体。”

    “凭什么?我被封了这么多年,拿他身体活动活动怎么了?”

    南宫璃眯眼上前道:“你也知道是他的身体,你要是拿他身体做什么不好的事,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鬼眼宗暗暗地咽了咽口水。

    鬼眼宗:兄弟,不好的事是啥事?

    帝玄冥:我怎么知道你想做什么?

    鬼眼宗:啊,你女人好凶残,你为什么喜欢那么凶残的女人?

    帝玄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