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宗冷哼一声道:“你倒是挺会说?只是,我如果真霸占着他的身子,你又能奈我何?”

    南宫璃笑笑,“拼尽全力地…弄死你。”

    说着,她取出了一袋子灵草,“天穹大陆里的东西对你无用,幻灵界的可就未必无用了。一株的效果不够,我就一株一株地往上加。我这人的耐心好得很,一天弄不死你,就花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

    鬼眼宗抽了抽嘴角。

    鬼眼宗:兄弟!

    帝玄冥:滚,谁你兄弟!

    鬼眼宗:兄弟,你口味好重!

    帝玄冥:滚!

    见鬼眼宗不说话了,南宫璃收起灵草,重新坐稳身子,支着下巴,打量着他道:“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他了,你们撩妹的水平根本不是在一条线上。你说的那些话,他根本就说不出口。”

    鬼眼宗:兄弟,你不行啊!

    帝玄冥:……(我行不行,都不关你的事!)

    “你说你是初代鬼帝,那你怎么会弄得这么落魄?还有你霸占他的身体想做什么,借体重生?你若是想重生,也未必非得用他的身体吧?

    再说了,他不过就是个分魂凝聚出来的,对你来说,并不是最理想的肉身吧?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条件,我想办法帮你找适合的肉身。”

    鬼眼宗笑笑,“鬼眼族在鬼域本来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小族,为了变强,我修炼了一种鬼术,能够通过眼睛吸食鬼气。

    鬼气对鬼族来说,那就是力量的象征,我如愿地变强了,可这世上有所得就会有所付出,所以我的付出是,和我亲近的鬼族之人,会被掠夺鬼气,常人则是腐烂。”

    说到这儿,鬼眼宗顿了顿,脸色突然变得阴沉了起来,“我是为了族人才修成那种鬼术的,然而却只有我独自承受着这份痛苦。

    当我身上的鬼气已经不是我的肉身能够承载得了时,没有人救我,就连我最爱的人,也把我当成了怪物。

    他们害怕我,他们想让我死,可他们又不希望我死,因为我一死,别的鬼族可能会攻击鬼眼族。”

    南宫璃微微皱眉,“所以,你就被封存了起来?”

    “不错,鬼眼宗这个鬼术,其实是用来封印我的鬼术。想要封印我,就必须要吸收源源不断的鬼气压制住我。

    机缘巧合下,这小子吸收的死气冲破了对我的压制,于是我就出来了。我的肉身虽然已不复存在,但只要我的本魂还在,我就是不死之身。”

    “你想报仇么?你为鬼眼族付出了那么多,他们却这么待你。”

    鬼眼宗沉默了。

    南宫璃拧着眉,揣测道:“你不想报仇,你想要恢复成原来的你?因为你知道,在这件事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对错,从来就没人逼迫你为鬼眼族修炼禁术,对么?”

    鬼眼宗讶异地看向南宫璃,没想到对方竟能看穿自己。

    的确,比起报仇,他更想得到重生,可是他是不死之身,就算能够找到合适的肉身重新活一次,他也只是在走老路而已。

    “不错,我想变回原来的我。这小子身上有暗凤的血脉,他的血脉能够压制住我体内暴动的鬼气,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

    暗凤的人和凤凰一族有理不清的关系,没准我还能找到圣女,如果能得到圣女给予的赐福,我就能够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