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过程持续了好一会儿,南宫璃始终没有把已经发紫的手腕抽离,她是担心一旦抽走了,帝玄冥没有东西抓,抓伤他自己怎么办?

    “怎么会这么难受,难道鬼眼宗根本就没有被破?”南宫璃喃喃自语道。

    她话音刚落,床上的人就缓缓醒了过来。

    一睁眼,入目的是一张精致的脸孔,对方正满目担心地看着自己。

    “你醒了?好些没?”

    鬼眼宗怔了怔,下意识地松开了紧抓着对方手腕的手,余光一扫,被一片紫红给惊到了。

    “你的手…我弄的?”

    南宫璃没有回答他,而是跳开这个问题,忍着手腕处传来的剧痛,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像没之前那么烫了?”

    鬼眼宗一时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

    作为一名花丛老手,他自认为在泡女人这事上,纵使怠慢了数十个年头,可他的功底还在,至少比帝玄冥这小子不知道强了多少。

    什么样的女人是他没尝过的?妖娆的,可爱的,看着高冷的?不管什么样的女人,最后都会倾倒在他的美色之下,诚服于他的身下。

    只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他又不禁多瞟了眼那醒目的手腕,“很痛?”

    南宫璃大无谓地甩了甩手腕,“没事,我给你弄点安神的汤药来,你在这里躺着,不要走出房间,我去去就来。”

    南宫璃说着,取出伤药敷了下紫红的手腕,然后快步出了房间,忙安神汤药去了。

    鬼眼宗眯着眼看着南宫璃的背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后,这才回过神来。

    小子,你喜欢的这女人还挺特别的?

    鬼眼宗,我劝你赶快离开我的身体。

    啧啧,你女人那么好,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小子还是个雏吧?不如我好人做到底,帮帮你?

    你敢!你要是敢用我的身体对她做什么,我就算和你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鬼眼宗不响了,他觉得帝玄冥是认真的。

    南宫璃速度很快,主要是心里放心不下帝玄冥,感觉他怪怪的,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当她端着热腾腾的汤药回到房间,看见帝玄冥有乖乖地躺在床上时,她悄悄地松了口气。

    “喝汤药。”

    鬼眼宗看了她一眼,只觉得有趣。

    他活了那么多个年头,还从来不知药是什么味。他是鬼域的初代鬼帝,他百毒不侵,只要魂在,就能永世不灭,所以他还从来没喝过药。

    南宫璃不知对方在想什么,只当是对方不愿喝。

    她走上前,二话没说,就弄了一勺,吹去了表面的热气,试了下温度,缓缓送到他的嘴边,“喝一点,我也好放心,然后再好好睡一觉。”

    鬼眼宗看着她那樱红的唇瓣在自己个儿眼前一个劲地晃荡,顿时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

    真是见鬼了,向来都只有自己撩女人的份,现在他好想被个女人撩了?

    咽了咽口水,他鬼使神差地张开了口,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入口的汤药带着股微甜。

    这一瞬,鬼眼宗失了神,嘴角处有汤汁留了下来,南宫璃想也没想,很是自然地伸手替他抹去,“被烫到了?不会吧,我刚才试过了,温度刚好。”

    试过了?

    脑海里,她粉嫩的舌尖轻快地扫过汤勺内的汤药。

    略显苍白的俊脸上,浮现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