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三急得直挠头,南宫璃一脸平静地看着帝玄冥道:“知道我是谁么?”

    鬼眼宗微微一愣,随后伸手抓起她的右手,放到嘴边用唇轻轻地蹭了蹭道:“璃儿,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谁?你可是我最爱的女人。”

    卫三傻了,这是他家主子?他家主子什么时候张口就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情话来了?

    南宫璃抽出手,转向卫三询问道:“出发的时候不是从东皇宫帝星楼里出发的么?你怎么来霍府了?”

    “哦,东皇宫里人多又杂,我觉得不安全。又想到你们惹了古家,怕你为主子的事耽误太久,所以干脆就来你房里躲着等你。”

    南宫璃点点头,这也好,在霍府可比在东皇宫里自在多了。

    “你家主子的确有点问题,不过,我可以确定他就是帝玄冥错不了,会不会是定魂的副作用?”

    卫三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什么副作用?我好得很。”

    鬼眼宗忽然横在南宫璃和卫三之间,脸上笑开了花,热切地盯着她看,心道:如果能尝到你的滋味的话,我想我会更好。这个女人,体内的生气感觉挺多啊。

    南宫璃伸手一脸从容地把傻笑着的人推到了一边,“先把他带回去吧,就他的身份来说,待在霍府不合适。”

    卫三点点头,转向自家主子正想询问他的意见,就见他皱眉道:“我不走,我要待在你身边。”

    “这……”

    卫三苦着脸,满目为难地看向南宫璃。

    “你待在这里不适合。”

    “不走。”

    鬼眼宗坚决不走,心生一计,抚着额头哀道:“我头好痛,鬼眼宗一定是有什么后遗症,我现在觉得自己全身无力,我只想好好睡一觉。”

    说着,他也没看南宫璃和卫三是什么表情,往边上的软床上一倒,就闭眼睡了过去。

    南宫璃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就先让他在我这里休息好了。卫三,你回东皇宫看看,东皇怜和东皇帝要是有了什么动作,你就赶紧回来告诉我。”

    卫三看了床上的主子一眼,一时也没什么别的主意,便听从南宫璃的指示,离开了霍府。

    而床上躺着的鬼眼宗,也的确是累了。

    在幻岛的那一晚,他可没有闲着,不停地转换着死气,这会儿一倒下来,几秒就睡了过去。

    南宫璃拿这样的帝玄冥没辙,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有些烫,她打来盆凉水,沾湿毛巾,一点一点地为他擦拭起了额头。

    而此时,稍稍松懈下来的鬼眼宗正在同帝玄冥的分魂在其体内大战。

    帝玄冥的眉头越皱越紧,面部表情看上去很痛苦。

    “玄冥?玄冥,你醒醒,你到底怎么了?”

    南宫璃伸手拍了拍帝玄冥的脸,却被他的大手抓了个正着。

    帝玄冥没有醒来,体内的交战还在继续,他死死地抓住南宫璃的右手腕,力度随着体内的痛苦的变大而变大。

    南宫璃被抓着的手腕处渐渐转红,由淡红到大红,疼痛使她咬紧了后牙槽,可她并没有抽开手,而是换了只手拿毛巾,继续为他擦拭着额头,用凉水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