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南宫璃惊讶得瞪圆了眼,对着他那双勾人的眼,一时间大脑短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咬了咬唇,想要开口,却被帝玄冥伸手抵住了双唇。

    “嘘,让我静静地欣赏你的美。”

    他的手轻轻地滑过她嫩滑的脸蛋,惹得她全身一抖,“好美,一定很好吃。”

    说话间,他凑近她的耳朵,喷吐了一口热气。

    什么鬼?

    南宫璃眨巴眨巴眼,“你、你没事?”

    “谁说的,我有事。”

    帝玄冥忽然抓起她的右手,将她的手抵在自己的心口处,“感受到了么,因为你,它跳得更快了。”

    南宫璃下意识地抽回手,用手抵住了还在不断向自己靠来的帝玄冥。她别开脸,拉开了和他之间的距离,“你先起来。”

    帝玄冥的双眼里掠过一道紫光,邪魅一笑道:“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别闹。”

    南宫璃挣扎了下。

    “别乱动,你的身子好软,我怕我把持不住。”

    我去!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不对劲啊!

    南宫璃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住脸上的热度,板着脸道:“玄冥,你先起来,不然我要生气了。”

    啧。

    帝玄冥抽离身子,不急不缓地爬了起来。

    看样子是个有个性的美人?

    挑了挑眉,支配着帝玄冥身子的鬼眼宗摸了摸下巴,心道:还真没遇到过他拿不下的女人。没事,太容易征服就没意思了。

    南宫璃没有看到帝玄冥那充满玩味的眼神,整了整自己的衣裙,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这才抬起头看向帝玄冥道:“你刚是怎么回事?”

    “没事。”帝玄冥微笑道。

    南宫璃蹙着眉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我觉得你有点奇怪。”

    “没有的事,你一定是太累了。”

    是这样么?

    南宫璃想了想,问道:“你已经好了?”

    “恩。”

    “那我带你回去?”

    “不急,我还需要一个晚上来稳固下。”

    “好吧。”

    南宫璃觉得帝玄冥有些奇怪,感觉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劲。

    只是,面前的人就是帝玄冥无疑,她只能猜想是不是定魂后留下的毛病,性格会有些不稳定?

    控制着帝玄冥转身,鬼眼宗眯了眯眼,吸收了那么多的死气,他需要时间消化,好将死气自由转化为鬼气,原本他是办不到的,但这具分魂的血脉特殊,靠着这具身子,他能办到。

    鬼眼宗才获自由,能力大不如前,加上强行夺了身体的使用权,这会儿正虚着呢,刚才也就是逗逗那女的,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实力。

    就这样,两人相安无事地在幻岛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南宫璃就带着帝玄冥回到了霍府。

    回到霍府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激动不已的卫三。

    “主子、南宫小姐,你们总算回来了,担心死我了。”

    卫三说着将小精灵珠交还给了南宫璃。

    鬼眼宗抬头看了眼卫三,转向南宫璃道:“这谁?”

    南宫璃和卫三同时一愣,紧接着卫三就红了眼,一副快哭了的样子,“主子,你可别吓我,我是卫三啊!”

    “卫三?”

    “对对对,是我是我。”卫三连连点头。

    “这名字真土。”

    “……”果然很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