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南宫璃立即紧张了起来,虽然只是一瞬息的事,但是她有看到他的眉间刚才闪了一下灰光。

    帝玄冥揉了揉眉心,松开了抱着她的手,蹙眉道:“我已经吸收了不少死气,多半是鬼眼宗被冲破了,所以刚才一下子有些不舒服。”

    南宫璃点点头,扶着他坐了下来,柔声细语地和他交代了这里是哪里,并告知他带他来的意图。

    帝玄冥点着头,感觉到体内的死气在躁动,便停止吸收死气,盘腿而坐,开始冥修。

    而南宫璃则是悄悄退开,想了想,开始着手研制起了给五芒星的解药。

    一投入起来,她就陷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自然就没再注意过一旁的帝玄冥。

    而此时的帝玄冥,全身的死气突然向着眉心处涌去,眉心处的灰色气团竟然开始吸收涌入的死气,并逐渐地由灰转黑。通过吸收越来越多的死气,那灰色气团竟然还化出了一个小骷髅头的模样来。

    灰黑色的小骷髅一张一合着嘴,发出微不可闻的“吱吱”声。

    帝玄冥的眉头猛地一皱,脑海里不知何时开始有了一个声音。

    “啧啧啧,小子你的这具身子不行啊。不过没事,我有办法帮你,只要吸收更多的生气就能维持住这具身子。”

    帝玄冥微微偏头,心道:谁?谁在说话?

    “啧啧啧,什么谁?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彻底消化掉你的分魂,到时候,我就是你,而你将成为我复苏的肥料。”

    帝玄冥的额头上泛出了丝丝冷汗。

    你到底是谁?

    啧啧,我是鬼眼宗啊。

    什么意思?

    嘿嘿嘿,沉睡了那么久,总算是有人用到我了。我是鬼眼宗,鬼眼族的初代族长,鬼眼族最强的存在,鬼域里传闻中的不败鬼帝,说得就是我。

    鬼眼宗不是已经被破除了么?

    啧啧,说来还得谢谢你,鬼眼宗这术法本是通过吸收鬼气来封住我的,如今破除了,我才重获自由。介于你对我有恩,你放心,你喜欢的女人,我会替你好好疼爱的。

    帝玄冥眉心处的灰黑色骷髅一张一合着嘴,看上去很是张狂。

    当所有的死气都凝聚在灰黑色骷髅内时,帝玄冥的分魂突然受到攻击,发病期边缘徘徊的他一下子使不出力来,眉头一松,他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上。

    突来的倒地声,将南宫璃唤回了现实。

    她猛地抬头,收起初成的解药,急忙向着帝玄冥冲了过去。

    此时的他,原本缠绕在他身体表面的死气竟然都消失了。

    “玄冥?玄冥?”

    南宫璃拍了拍他的脸,从指尖传递而来的寒意,令人她心头一颤,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玄冥你别吓我,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就在南宫璃准备使劲将地上的人扶起时,她的细腰上突然多了一道力,下一秒,天旋地转,她被压在了地上。

    帝玄冥眯着眼,仔细地打量着她,粉嫩的舌尖添过薄唇,看着分外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