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么想抱你。

    他那凉凉的声色中,带着一丝急切,就如凉水深处的一股温流,在触及的那一霎那,毫无防备地被撩动了心弦,只是那么一下,仿佛就拥有了整个春天的烂漫。

    她听出了他的压抑和迫切,下意识地舔了舔柔唇,心里一软,她的脸覆上一层温热,下意识地张开双臂,用着酥软的声音道:“要抱抱。”

    帝玄冥见过温柔的她,见过害羞的她,见过强势的她,但从未见过索要抱抱的她。她那清澈的黑眸之中,唯有他的身影。

    这是在撒娇?

    帝玄冥眉心一跳,连呼吸都紊乱了。他抬手覆在双眼上,抿着唇,耳根微红,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只是一个梦境?

    南宫璃鼓了鼓腮,并没有因为他的无动于衷而生气,反倒是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害羞?”

    回应她的是帝玄冥的沉默。

    “说好的,等我爷爷的事告一段落,你就去我家提亲。”

    南宫璃说着,走近了一小步。

    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是生怕自己看中的小猫会因为自己的靠近,而逃离一般。

    “说好的,不管怎么样,都要在一起。”

    又是一小步。

    “玄冥,怎么办,我发现我其实很小气,所以我讨厌东皇怜,非常讨厌。”

    再一小步。

    帝玄冥紧紧地咬着后牙槽,克制住想要冲向她的冲动,他放下手,试图深呼吸一口气,却被迎面而来的人抱了个满怀。

    “我想你,抱抱。”

    我想你。

    只是三个字就令他好不容易建设起来的防线全数坍塌,对她,他真的没有抵制力。、

    双手轻轻地搭在她的双肩上,“你靠我那么近,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有,但是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帝玄冥低下头,垂眼看着她。

    踮起脚尖,她唇角的笑意又加深了不少,环住他的后劲,她凑近他的脸,贴近他的唇,轻轻地摩挲了下。

    帝玄冥全身一颤,呼吸变得沉重了起来,心跳声交缠着心声,不断萦绕在他的双耳。

    吻她,用力地吻她,抛开所有,不顾一切地吻她。

    他这么想着,随后也这么做了。

    从蜻蜓点水,到攻城掠地,他们彼此都忘记了呼吸,直到某女因缺氧而软了双腿。

    “真的没有问题?”

    帝玄冥略不安地扶住她。

    “别把我想的那么弱,只是亲亲而已,你的死气还能吞了我不成?不过……”

    南宫璃说到这里,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唇。

    “不过什么?”

    “为了能睡你,并且以后还能睡,我觉得我必须更加努力,变得更强才行。”

    “……”

    帝玄冥暗暗滚动了下喉结,声音低沉而富有雌性,“别勾引我。”

    面对她,他就像是一个没有自制力的人一样,他害怕。

    南宫璃见他一脸隐忍之中,又带着几许窘迫,笑着摸了摸他的脸蛋,“我这不是在勾引你,我这是在为自己变强找更大的动力!”

    这算哪门子的动力?

    帝玄冥有些哭笑不得,正想说什么,眉间的刺痛,令他晃了晃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