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席地而坐,一瞬不瞬地看着静静躺在跟前的帝玄冥,看着看着,一阵困意袭来,她抱紧双膝,侧脸枕着手臂,缓缓地闭上了眼。

    花香伴着微风拂面而来,抚平了她拧着的眉间。

    脑海中的画面定格在他安详的睡容上,鼻翼间,属于他的淡香若隐若现,提醒着她,他的存在,他就在身边。

    全心全意地守着心爱的人,哪怕什么都不做,那种宁静的辛福,让她贪恋得不愿醒来。

    不知过了多久,抱膝而坐的人,已经卧倒在地。

    而一直昏迷不醒的人,抖了抖黑密的长睫,缓缓地睁开了眼。

    入眼的灰蓝令他一怔,迟疑了数秒后,他才慢慢地起身。

    他这是在哪里?他怎么不在帝星楼?

    揉了揉前额,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他的视线不经意地扫到了一抹白色身影。

    待他看清对方的面容时,他愣了愣,一个起身他正打算冲过去,眼角的余光恰好扫到正在吸取死气的几根黑丝。

    他站直身子,看了看身后,又看了看身前,好似明白了什么。

    卫三那家伙,明明叮嘱过他不要去找璃儿的。

    抬手看着被源源不断吸收入体的死气,再看看地上睡得一脸安逸的某女。

    帝玄冥唉叹了口气,放下手,克制住了想要去触碰她的念想。

    梦里,他不止一次肆无忌惮地触碰她,可到了现实里,人明明就在面前,明明只需要几步就能触及,他却不敢,却害怕。

    尽管她说,她不管如何都不会离开自己;尽管他相信她,相信她对自己的心意。

    可是,这依然改变不了他和她生来相克的事实。

    尤其是现在的自己,大量的死气在他的体内翻滚。这些死气虽然能帮助自己压制住鬼眼宗,可只是分魂的他,并不能控制好体内的死气,这便意味着,他的无意之举,很可能会伤到她。

    “璃儿。”

    他伸出手,隔空抚摸过她的脸颊,向来冰冷的眼眸中,泛着似水柔情。

    南宫璃微微抖了抖眉梢,隐约听见有人在柔声地呼唤她,她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情愿地睁开了眼。

    视线中,跟前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她猛地睁大了眼,一骨碌地爬起身来,噙着甜甜的笑容,迈开步子就朝着那道人影走了过去。

    “别过来!”

    帝玄冥紧皱眉头,后退了一大步。

    “玄冥?”

    “总之,你别过来。”

    南宫璃不悦地拧着眉,闪闪发亮的双眸里像是起了一层迷雾,想到自己一路走来的不容易,她就特别特别想埋进他的怀抱。

    她再要强,到底还是个女孩子,想贪恋心爱人的怀抱,想要被心爱人抚摸,想要听到心爱人的夸奖。

    他们之间总是聚少离多,难得能有这么一个肆无忌惮的机会,不用顾虑外界那些纷纷扰扰,可他为什么?为什么一副防着自己的模样?难道他就不想她么?

    南宫璃嘟着嘴,少有的露出一副可怜模样,吸了吸鼻子道:“你不喜欢我了?你是不是觉得和我在一起很麻烦?”

    见到她受伤的表情,帝玄冥心里一抽,想也没想便脱口道:“我是怕身上的死气会影响你,天知道我多么想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