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回了个自信满满的笑容,起身伸了个懒腰道:“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其他几人那里就靠你去解释了。至于我,我回去给你们做解药,给我两天时间吧,我有信心把你们体内的龙血消除。”

    子玉长老给的册子里曾提及过,圣女的血值得深挖,有可能拥有不少奇效,这次她打算拿自己的血当药引试一把。

    虽说她现在还不是圣女,可好歹算得上是半个圣女吧?没有半个的话,也有三分之一?

    辰兮皱了皱眉,应道:“可以,两天的时间我们等的起。不过,我可把丑话先说在前头,要是两天后你什么都拿不出来,就别怪我们对你们的人动手了。古家很急躁。”

    “古家很急躁”,简简单单五个字,既暗示了古家对“离”字阵营的态度,也暗示了,两天后古家会有行动。

    南宫璃微微一愣,随即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懂了。”

    离开五芒星的住处,南宫璃回到霍府,一进入自己的房间,就被一道黑影挡住了去路。

    她有些反应不及,呆呆地抬眼一看,脸色从茫然到错愕再到激动,“卫三,你可算出现了,你家主子怎么回事?我不过就给他下了点药而已,他这是和我闹脾气了?我怎么还听说他要和东皇怜完婚?”

    卫三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急切道:“路上再说,我先带你去见主子。”

    南宫璃心里一抖,极想问帝玄冥怎么了,但见卫三一脸焦急,最后什么都没问,就应了声“好”。

    卫三带着南宫璃直接出了斗都,入了皇都,潜进了东皇皇宫,直奔自家主子的居所——帝星楼。

    说是要路上解释的,可一路上他们疯狂赶路,连喘口大气的时间都没,更别提说句话了。

    南宫璃落地时,就见多日不见的某男,正表情痛苦地坐在软床上冥修,他面色惨白,身上频频闪动着黑灰色的光。

    “他怎么了?”

    南宫璃说着想要靠过去,却被卫三给扯了回来。

    卫三挠挠头,干着急道:“那晚带主子回来后,主子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果然好了不少。

    主子本来是要亲自率兵去找你的,可鬼域发生了些变故,卫一卫二他们在鬼域遇袭,情况危急,主子只得以自己的婚事作为筹码,叮嘱东皇帝务必送援兵前往蛮部。”

    “等等,什么叫做拿自己的婚事作为筹码?他是真要娶东皇怜?”

    卫三忙摇头道:“不是,是同意东皇帝举办招亲,并没有说要娶东皇怜。”

    南宫璃暗暗松了口气道:“继续说。”

    “鬼眼族,你见过的,就是那次在主子定魂时来突袭的那些人。

    鬼眼族的人一心想要致我们于死地,现任鬼域的鬼帝正是鬼眼族的少族长,此人阴险无比,利用卫一卫二他们逼主子和他正面交手。说什么一对一,却找了一群人来,还有很多放暗箭的,主子拼力一战,寡不敌众,渐渐败下阵来。

    人没救成,自己还伤到了。再后来,就是我带着主子逃离鬼域,回到了这里。

    主子本不让我告诉你,可他已经这样有几天了,一点好转都没有。南宫小姐,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我找你就是想让你出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