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兮眉梢一抖,右手指点了点桌面道:“毒方,或者说药方?你是怎么办到的,我要知道。”

    南宫璃撇撇嘴,掏出纸笔当场给辰兮写了个药方,递给他道:“这东西的量可不能取多,服用的时候最多服用四分之一。

    这不是毒药,其实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可以清毒,只是如果身子骨不够硬朗的话,怕是会吃不消。”

    辰兮拿起药方一看,惊讶道:“亏你炼得出来,你这里面有几种药草市场上根本就买不到。”

    “买不到?确定?”

    “当然,我确定。”

    南宫璃看着辰兮这么认真的模样,笑道:“真没想到你对这方面可以说是如痴如醉啊。说实话,是不是心里还是想把后遗症给解掉,所以才会拼命的钻研药理?”

    辰兮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好似在说“要你管”一样。

    南宫璃咂咂嘴,换了个方式交谈,“告诉我星浪的后遗症是什么,我送你几株市场上买不到的药草。”

    辰兮迟疑了下,续道:“星浪每天必须和女人发生那种关系,不然的话,会没命。”

    我去!还有这种事?不过,这种事严格来说,似乎算不上是什么坏事吧?

    辰兮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冷笑道:“看事不能看单面,知道星浪今天为什么会来我这里么?因为给他的药用完了,他有洁癖,心理上无法接受这样的后遗症,所以只能通过药物来维持精神。再这么下去,他迟早会奔溃的。”

    难怪啊!难怪之前霍华说,星浪这个人只喜欢美的,另外还有一点,偏爱楼里还有初夜的。

    南宫璃蹙着眉,自言自语道:“这些后遗症也太有个性了吧?”

    辰兮对她发表的感叹半点兴趣都没,指尖再次点了点桌面,“药草。”

    南宫璃将答应给他的药草拿出,随后又道:“那你呢?你的是什么?我可以拿丹方或你需要的药草和你换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的?如你所见啊。”

    “变成了少年模样?”

    “呵,如果只是这样,我也许就无所谓了。每一年都会倒退,终有一天,会变成婴儿,最后消失不见。”

    “……”

    一阵沉默后,南宫璃不解道:“古家这么对你们,你们还要为古家做事?为什么?”

    辰兮抬头看了南宫璃一眼,“你和古家不对盘?”

    “是。”

    没想到对方会回答得那么直接,辰兮愣了愣,缓道:“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活着。知道所谓的特殊办法是什么么?”

    “是什么?”

    辰兮不知从哪里翻找出来一张纸,递给南宫璃道:“这些药草,每种都要五株,给齐了我就告诉你。”

    南宫璃朝天一个大白眼,拿药草的问题来难住她?

    “你等着。”

    南宫璃冲出房间,不一会儿就带着一袋子的药草回来了,“每种都给了你十株,这下总能说了吧?”

    辰兮接过袋子打开一看,再看南宫璃时,眼神里多了一种探究,“五芒星之所以是最强的五个人,那是因为我们服用的龙血是最纯正的。而其余人,则是服用了我们身上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