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在辰兮这边住下后,没多久就昏睡了过去。她给自己用的那药本身就会有这样的效果,从难受到昏睡,醒来后就能好。

    辰兮和星浪并不知道,所以两人还挺着急的。

    其实辰兮一点都不急,无奈星浪逼得太紧,他完全是被星浪那货给逼急的。

    这人一急,难免口无遮拦,辰兮冲着星浪冷哼道:“都说她成现在这样和我的毒药无关了,要是是我害的,我用得着在这里想办法给她配药么?

    我直接甩她一颗解毒丸不就行了?我说你这么紧张她?可你不能从一而终,你觉得她知道后会容得下你?”

    星浪被辰兮那么一怂,心情越加不美丽了,扔了句“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气呼呼地夺门而出。

    辰兮望了会儿星浪消失的地方,叹气道:“是啊,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南宫璃醒来时,辰兮正趴在房里的圆桌上努力地研究着什么。

    “在给我配药?”

    南宫璃蹑手蹑脚地靠了过去,一点也不显拘束,坐在辰兮对面,自己个自己倒了杯凉茶,惬意地喝了一大口。

    辰兮微微蹙眉,“你好了?”

    南宫璃放下茶杯,笑道:“我本来就没事啊,你不是知道的么?”

    “你!你果然是装的!但你的脉象怎么会是那样的?”

    “想知道?想知道的话,我们可以交换交换信息,如果你能告诉我月泷为什么不让女的接近,他之前的那位故人是怎么死的,我就告诉你我是怎么办到的。”

    辰兮放下手里的药草,挑了挑眉,“你喜欢月泷?我劝你收起这种心思,他不会喜欢上你的,或者该说,如果你越有可能被他喜欢,他就绝对不会去喜欢你。”

    这话是什么意思?

    “想不明白?五芒星的事,也是你个丫头就可以探查的?

    我劝你别白费功夫了,不管你是为了五芒星而来,还是为了月泷而来,都是没有意义的。什么都改变不了,除非时间能够回去。”

    话里有话啊。

    南宫璃抿了抿唇,“所以说,你其实并不是个孩子?让我来猜猜,古家用了某种特殊的办法培养了你们,而你们每个人都有了后遗症?对不对?”

    辰兮面色一惊,随后又恢复了常态,“对又怎么样?”

    “我可以帮你们。”

    “帮?”

    辰兮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南宫璃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五芒星的事,在古家里不是什么秘密。知道月泷的那位故人,也就是他的挚爱,是怎么死的么?

    被他亲手杀死的。知道他的后遗症是什么么?如同诅咒一般,爱上谁,在靠近对方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把对方杀了。”

    什么?

    南宫璃怔了怔,追问道:“那、那之前传言他杀了很多女的,难道都是因为这个?”

    “听说的,怎么能全当真?适当的谣言能够让那些女的远离他,这不过是他保护别人,保护自己的一个方法,虽然笨拙了点。”

    南宫璃默了下,又道:“那星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