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给我。”

    “干嘛?”

    “传送去啊。”

    南宫璃翻了星浪一白眼,“不就在斗都里么?传送什么呀,浪费传送符,走过去。”

    走过去?开什么玩笑?难得有吃豆腐的机会!

    星浪刚张口,又听对方轻笑道:“星少,你该不会体弱多病吧?这点路都走不动?”

    体弱多病?

    星浪面色微黑,“胡说什么,走就走。”

    两人到达目的地,星浪让南宫璃在外候着,自己进去找月泷了。

    南宫璃将五芒星居住地记下来后,摩挲了下下巴,一个御木行,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等星浪和月泷争执了好一会儿,准备出来找人家小璃姑娘好好说说月泷那货的坏话时,发现门口空无一人,空空荡荡的,干净得连一丝灰尘都没扬起来……

    星浪呆了下,心里莫名有种失落感,而在他身后,月泷站在一隐蔽处,望着他的背影,似在深思什么。

    南宫璃回到霍府,找来霍家主和霍华聊了关于五芒星的事。

    上一次,她着重了解了五芒星五人分别有什么性格上的缺点或弱点,这次她却对这五人的来历起了很大的兴趣。

    “我觉得五芒星和古家其他家兵很不一样。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古家的其他家兵,他们的唇色都呈暗灰色,一脸的病态,看着很不健康。但是,月泷和星浪这两人却没有这种特征。”

    经南宫璃这么一提,霍家主和霍华静下心来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

    他们这些人长期在斗都里待着,周围见到的都是身份地位比较高的人,也就忽略了这一点。

    “离少的意思是?”

    霍家主不觉得离少说这事只是拿来随便说说。

    南宫璃摩挲着下巴,猜测道:“我觉得五芒星的人还是有人性,有感情的,而那些唇色显灰的,一个个都只是古家的杀器。所以,有没有这种可能,五芒星的人是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为古家做事。”

    霍家主和霍华对视了一眼,霍华想了想道:“之前关于古家有一个传闻,好像是古家得到了一个培养人才的特殊办法,然后在经过不断尝试后,成功地培养出了一批人才,并且用这个方法一直持续培养到了今天。”

    霍华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古家能有今天,主要就是因为手下的人突然都强势了起来。”

    南宫璃回忆了下之前和古家家兵的几个照面,点头道:“这个特殊办法肯定是存在的,这样为什么大多数古家家兵的唇色是暗灰色就解释得通了。

    也就是说,五芒星的五人很可能也是通过那种特殊办法培养出来的,倘若他们是特殊办法培养出来的成功品,那其他的人就可能都是失败品?”

    霍家主微叹了口气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后续怎么做?五芒星的人还要想办法暗杀么?”

    “暂时不暗杀了,我想到了另外一种办法,比起暗杀,那个办法对我们更加有利。”

    霍家主和霍华一致双眼一亮,说实话,暗杀五芒星的难度真的很大,如果能不暗杀,还能解决五芒星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就在两人期待着南宫璃口中的那个“更加有利”的办法时,南宫璃灿烂一笑道:“我们把五芒星给拐过来不就好了?让他们成为我们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