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受伤了。”

    星浪说着,走向南宫璃想要给她看下伤口。

    南宫璃连连后退几步,一脸警惕地看向他。

    “你干嘛?”

    星浪被她看得很不爽,他可是好心,对方还不领情了,那防贼似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他长得丑么?他可是五芒星里相貌排第二的!

    至于第一的那个家伙,那个家伙还太小,所以可以忽略他。

    “男女授受不亲,我只是伤到了手臂而已,我自己能行,还请星少出去,我好自己处理伤口。”

    “凭什么?这房可是本少订的,凭什么本少要出去?”

    南宫璃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星少说得是,是小女子唐突了,小女子这就出去。”

    “哎?我说你,算了算了,你这副模样从我这儿出去,外头人会怎么想我?我出去就是了,出去给你看门,行了吧?”

    星浪撇撇嘴,走了出去。

    南宫璃愣了愣,微微蹙眉。

    是她的错觉么?为什么觉得五芒星的人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南宫璃在确定门外的人的确老老实实地在守门后,迅速找出伤药,料理好了自己的左臂,拿出自己带来的一件白色衣裙换上,卸掉了头上的饰品,简简单单地上了一根白玉头钗,便推门而出。

    看着从房里走出来的,已经重新换了一身衣裙的某女,星浪的双眼亮了亮,情不自禁地跟了上去。

    “你跟着我做什么?”

    “你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留下来你请我喝花酒?”

    星浪面上一怔,“怎么说话的?我好歹也是……”

    南宫璃转过身来,朝着他简单行了个礼,“小女子见过五芒星中鼎鼎大名的花心汉星浪星少。好了,行了礼了,别跟着我了。”

    星浪呆了数秒,两腿还是跟了上去,“你是哪家的姑娘?你不是莺燕楼的人?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我大哥?哎哎哎,你别走那么快啊,和我聊聊呗?其实我也没有很花心,只是很多人都是捧场做戏的。”

    南宫璃走出莺燕楼,星浪也跟出了莺燕楼。

    当然,星浪会有这样的反应,完全在南宫璃的预料之中,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对付花心男,就是要激起对方的征服欲,然后还不能给对方好脸色看。

    不过,凡事都讲究个度,太过了,也是会激怒对方的。

    南宫璃想着时机差不多了,忽地停住脚步,转身道:“我听说月泷和你的关系是最好的,你们俩几乎形影不离。”

    星浪想也没想道:“那是。”

    “你带我去见他可好?”

    “你还不死心?他不会喜欢你的。”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

    星浪被这话堵得烦躁,挠了挠头,又道:“他应该回去了,我们那儿你进不去的,不是我不带你进去,而是那边设了结界。”

    结界?

    南宫璃心思微动,央求道:“那我不进去,我就在门外看看总行吧?你就带我去吧,没准他愿意出来见我呢?”

    星浪还想说什么,随后一想,带她去也好,等她彻底死心了,自己才好下手吧?

    “好吧,谁让我怜香惜玉呢?我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