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泷眸色一沉,松开环着胸的双手,右手手起手落间,一道迅速生成的疾风之刃对着南宫璃就打了过去,“我没有什么故人。”

    星浪有些猝不及防,怎么说也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啊,是个男人都会多看一眼的吧?大哥这出手的速度,是不是也太不犹豫,太快了?

    对于月泷的反应,南宫璃面上惊讶不已,心中却是波澜不惊。

    看来霍华说得不错,月泷的弱点就是那个故人,他对女人无感,也是因为那个故人。那个故人,是他心里不可被触及的一个点,不管是谁,碰了他就要炸。

    拼演技的时候到了!

    南宫璃装模作样的扬起一根藤条想要自救,然而那藤条根本不是疾风之刃的对手,眼看疾风之刃距离她只剩下半壁之隔,她狼狈地一个侧翻,右臂还是被割到了,渗出了鲜红。

    “大哥,你做什么?”

    星浪丢开茶杯,护在了南宫璃的身前。

    “不过就是个女人。”月泷冷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人家也没干什么。”

    “一个女人而已,杀了就杀了。”

    “你……”

    星浪很早就知道月泷这家伙不喜女的,可没想到居然到了这种程度,人家妹子只不过说了句想陪在他的身边而已,他就要杀了人家?这是什么道理?

    南宫璃垂着眸,回忆着霍华所说,月泷曾因某个不为人知的原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爱人。她定了定神,觉得对付这种人,乖巧什么的都没用,以毒攻毒,以暴制暴是最好的。

    不是想杀她么?好,那她就成全他!

    南宫璃颤颤巍巍地起身,绕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星浪,一脸平静又哀伤地看向月泷,“你想杀我?可以,能死在你的手上,我死而无憾了。”

    说罢,眼角的泪滴滑落,垂在两边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又松开了。

    月泷眉间微拧,他看过不少向他示好的女人,其中不乏想要爬上他床的,可每当他要对她们下毒手时,没有一个能够像现在这个这么镇定,正常的反应不该害怕地求饶么?

    他一直是知道的,那些女的喜欢的不是他,而是他的身份,他的钱财,所以没谁能为了他付出性命。

    不及月泷有下一步反应,星浪一把扯开南宫璃道:“你这女人疯了吧?你以为他不会杀你?他会杀你的!”

    “我的事,不用你来管。”

    南宫璃甩开星浪的手,慢慢地向着月泷靠去。

    “我去!”

    星浪烦躁地挠着头,心道:这女的怎么那么死脑筋,难不成还真喜欢月泷这货?这货有什么好的?

    南宫璃心里有些紧张,八成的概率,月泷不会杀自己,可是他会干什么?接纳自己?还是说做出别的行为来?关于这个,她心里也没底。

    就在南宫璃又往前踏出一步后,月泷咬了咬后牙槽,竟跳窗而逃。

    逃了?居然逃了?

    留下房内一男一女对着窗外干瞪着眼。

    南宫璃抽了抽嘴角,扭头可怜兮兮地看向星浪,抹去眼角的泪道:“我是不是长得很丑,丑到他都逃走了?”

    南宫璃那小女人的模样,看得星浪心头狂跳,一种从未有过的征服感,从心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