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少啊,这位可是我莺燕楼新来的姑娘,嫩着呢,人家姑娘可是头一回接客,你可得怜惜些啊。”

    莺燕楼的妈妈和平时一样说着客套话,一脸笑吟吟的,半点异样都没。

    类似这样的话,星浪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他转了转手里的茶杯,打了个哈欠道:“瞧这话说得,我星少是个什么样的,整个斗都都知道,我可是最会怜香惜玉的了,这事别人不清楚也就算了,你还能不清楚么?”

    说罢,慢悠悠地抬眼看向早已在一旁站定的那姑娘,手中的酒杯一顿,星浪傻眼了。

    面前的姑娘穿得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莺燕楼里大多数姑娘都爱穿得樱粉露肩长裙,一件再简单不过的衣裳,却衬得她分为娇嫩。

    南宫璃对着发呆的星浪垂眸一笑,那欲迎还休的模样,恰到好处,撩得星浪心里直痒痒,又一点都不显做作,反倒是有种脱俗的美感。

    “就让小璃在此伺候着,妈妈辛苦了,先出去吧。”

    莺燕楼的妈妈二话不说,扭头就走了出去。

    “啧,本少瞧着你这谈吐举止,怎么都不像是风尘女子啊,怎么会出现在这莺燕楼?”

    星浪说着,重新转动起了手中的茶杯。

    他好色不假,可还不至于一点脑子都不带。

    “星少好眼力,小女子本不是莺燕楼里的姑娘,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知道两位会来。”

    两位?

    星浪眯起眸子,而靠在窗边的月泷也转过了头来,刚好和南宫璃的视线对到了一起。

    好美的姑娘。

    饶是月泷这种清心寡欲的,也被跟前人的美给打动了。

    “我知道月少一直和星少待在一起,小女子仰慕月少已久,借这风,有心结交月少。”

    什么?

    星浪知道月泷这货长得也算秀色可餐,可他一向面瘫出名,加上从未给过外人什么好脸色看,所以久而久之,众人对他只有敬畏,没有想靠近的念头。

    记得,曾经有个风尘女子试图爬上他的床,结果床没爬上,命也没了。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哪个不要命的女人敢靠近他。

    “我说这位小璃姑娘,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别以为你长得美,我大哥他就会对你另眼相看,你来之前是不是没好好了解过他啊?他可不是个会对女人手软的家伙。”

    南宫璃笑笑,拿起一开始就准备在房里的琴,施展了催化弄出了个藤架来,将琴摆上,不顾星浪眼里的诧异,拨动琴弦,挑拨压,一首时快时慢的曲子悠悠而来。

    这是?

    月泷瞪大眼,难以置信地看向南宫璃。

    她、她怎么会?不,这不可能。

    曲毕,房里的人渐渐回神,南宫璃将琴放好,抬头直视着月泷道:“小璃自知不能代替故人,不过还是想陪在月少身边,不知月少能否给一个机会?”

    “来真的?”

    星浪放下茶杯,看了看月泷,又看了看面前的姑娘,突然有种不是滋味的感觉。想他可比大哥那木头有趣多了,难得遇到这么美的姑娘,居然是冲着大哥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