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有时候,有些事,倒是愿意计较计较的。

    这样的想法,在霍家五人脑海里一扫而过,却不敢多想。平心而论,像离少这样貌美如花,手段实力并存的女子,将来的另一半必定不凡。

    至于能不凡到什么程度?这是一个谜。

    从霍家家主那儿得知,古家一线的人其实不多,总计也就十五人,可谓精英里的精英,在斗都里,那绝对是顶端的存在。这十五人里,有五人强到逆天,享有古家五芒星之称。

    方才提到的星浪,则是五人里排名第二的修魔师,拥有罕见的变异元素雷元素,是一名中级中阶雷元素修魔师。

    不错,是中级中阶!虽说只比中级高出一阶,但那一阶足以碾压很多人。然而,这样的中阶还不止他一人,五芒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中级中阶,其中为首的月泷据说是个即将迈入中级高阶的人。

    当然,这只是据说。

    了解到这里,南宫璃总算知道古家为何能那么嚣张,而东皇帝又为何睁只眼闭只眼了。五芒星的存在,简直是古家最坚硬的盾,最锋利的武器。

    这更坚定了南宫璃要搞垮五芒星的决心,要不然的话,她怎么能放心离开斗都?

    “按照你们的说法,这月泷和星浪关系极好?”

    霍华点头道:“不错,两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那月泷倒是个清心寡欲的,不过星浪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这么说,那莺燕楼他们俩也是一块去的?”

    “不错,不过月泷只是去那喝酒,并不会找姑娘。”

    南宫璃双眼微眯,“有点意思,或许我可以试试搞事情?”

    啥?搞啥事情?

    暗杀行动,由南宫璃亲自打头阵,一切等她有了成果后,才会有后续。

    当晚,霍家二少在小墨和影末的陪同下,前去军办所将“离”字阵营的给暗暗接回了霍府。

    一夜好梦,第二天,南宫璃在将自己这边的人介绍给霍家后,就给两边的人安排了各种训练。

    茯苓同南宫璃汇报了她不在时的事,其中提到蔡所长今明两天内就会回到斗都,届时还会带回衣家的人。

    南宫璃想了想,和霍元风商量后决定,有关接任赚钱的事,等蔡所长到了再说。

    收购铺子的事,霍华正在不紧不慢地张罗,南宫璃建议他暂时别用真身露面,所以他易了容,打着给人跑腿的名义,暗中进行收购。

    目前已经谈下一个茶楼,地段一般,但他觉得整一整,只要能做出特色,之后应该能赚。

    莺燕楼的事在晚上,南宫璃趁空炼制了一批丹药后,便只身潜入了莺燕楼。

    利用罂粟草,她制作了些*丹,刚好拿来在莺燕楼的妈妈身上试了一把。

    在成功控制了莺燕楼的妈妈后,她换上了莺燕楼姑娘的衣服,在妈妈的安排下,见到了月星组合,月泷和星浪。

    这两人倒是和之前见过的那些古家家兵都不一样,他们唇色正常,看上去和常人无异。

    月泷是个冷面男,双手环胸靠在窗边,对房里的任何人都不感兴趣,视线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而星浪,则长着一双桃花眼,看着和蔼,长得也算讨喜。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两人和古家有关系,她还真看不出他们是古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