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来办?

    霍家五人一脸懵逼,霍家主抽了抽嘴角道:“离少,你、你打算怎么个亲自法?”

    霍骁好心提醒道:“离少,我知道你本事大,可这事,除了我妹有可能能办成外,其他人还真没可能。”

    “为什么?”

    南宫璃心道:莫非那什么星浪的垂涎霍家大小姐已久?

    “这还用问么?放眼整个斗都,能称得上美人的就没几个,除去那些风尘女子外,现在我们能找得到,并且也愿意帮我们的美人,除了我妹,还能有谁?”

    南宫璃愣了愣,这才意识到,霍家人好像不知道自己是个女的?她抬眼仔细瞅了瞅霍仙儿,的确是个美人儿,不过和她比起来,自己也不会差吧?除非这里人的审美存在很大的问题。

    南宫璃想解释,可觉得这事关靠嘴解释可能比较麻烦。

    “你们等我下。”

    南宫璃说着,走出大堂,随意找了间客房,然后取出自己亲手缝制的月下白,换上女装后,她又给自己弄了下头发,很简单的那种,半披式的,一根白玉头钗固定住了小巧的发髻,整个人看上去清新脱俗。

    抚了抚裙摆,南宫璃将头发挽至一边,走出客房,重新回到了霍家大堂。

    南宫璃一出现,霍家五人全都傻了。

    “不知道,我能不能算得上是美人?”南宫璃浅笑道。

    “你你你。”

    霍骁捶着胸,神色惊恐道:“你怎么办女人办得那么像?”

    办女人?

    南宫璃微微一笑,“我没有办女人,我本来就是女的,不过出门在外,为了方便,所以就一直男装。但这事,我并没有刻意隐瞒,分营那边都是知道的,离少是个女的。”

    离少是个女的?!

    霍骁石化了。

    霍元风似乎又闻到了那股淡笑。

    而霍华,他惊讶地双手无处安放。

    要说这五人里,谁最觉得晴天霹雳,那真是唯霍华莫属了。

    离少是个女人,自己和一女人在同一房间里待了整整三天三夜!

    显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人,不单单是霍华本人,霍元风和霍骁很快就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向了他。

    霍华:看我做什么?

    霍晓:三天三夜哦?

    霍元风:大哥好福气。

    霍华:滚!老子脸都丢完了好么?

    南宫璃低头看了看自己,蹙眉道:“我该以什么身份接近星浪?我觉得我这样不行。”

    霍家五人继续懵逼,哪里不行了?美出天际了好不好!

    “啊,有了!你们快告诉我,星浪这货最喜欢去的是哪一家?我可以潜入那家当个新人,然后让楼里的妈妈给引荐下。”

    霍家的四个男人面色一红,霍仙儿忙摇头道:“离少,这怎么可以?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怎么能去那种烟花之地?”

    “江湖儿女,哪有那么多顾忌?说来,我还和你大哥同处了三天三夜,那他是不是得对我负责?”

    一句无心话,惹得向来最淡定的霍华面色血红,“我我我,我……”

    “放心,我就是举个例子,不会真让霍大少负责的。现在情况特殊,有些事就不用这么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