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什么?你以为我们愿意看到他这样?是,他这是赖活着,可赖活着就有希望!没准我们能找到什么圣药呢?”霍元风红着眼道。

    霍家大少霍华,那可是曾名震斗都的绝代商骄!没错,就是商娇!他实力在霍家三子之中并不突出,可却是最有智慧,最后商人头脑的。

    他擅于察言观色,极具经商天赋,霍家的生意在他搭手后,一直都蒸蒸日上。他又是霍家长子,为人儒雅稳重,挺有文气的一人,享有斗都风华财子之称。

    然而,如今谁还记得这位斗都风华财子?

    南宫璃叹了口气道:“我是不知道你们霍家的事,但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你们情愿抛开能治好他的根本办法,一味地空想,等待所谓的奇迹发生?

    圣药?你觉得就你们霍家现在这样子,就算斗都出了圣药,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

    离少说的,霍元风哪里会不懂,可是大哥的惨状历历在目,他真的下不了这个狠心,就连父亲这么一个顽固不化的人,在这件事上,都默默地选择迁就,谁还能下得了手?

    南宫璃似是看出了对方所想,走上前,从对方手里拉过霍家大少,取出一颗宁神丹,直接扔进他的嘴里,“从今天开始,我在这里暂住,他的毒瘾交给我,没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什么?”

    “什么什么?听不懂我的话?你大哥交给我,你可以出去了。”

    南宫璃说着,伸手指向门外,给霍元风丢去了个“出去”的眼神。

    见霍元风还在犹豫,南宫璃不爽了,“不相信我?不想你大哥好了?可以啊,那我不管了,你们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霍元风一听急了,“别,好,我出去,我这就出去。”

    赶走霍元风后,南宫璃将门锁上,搬来一张木椅,将霍华按在座椅上,使用催化,弄出数条藤条将他捆绑住,唤出影末,让他帮着看出他,不准他咬舌头。

    而她自己,则一晃进入了小领土,开始为霍家大少配药。

    罂粟草的毒是没有办法一下子解开的,因为它不是那种藏在体内不消失的毒,在腐蚀神经后,毒就消失了,留下来的损害和毒瘾并不是因为罂粟草的毒,完全是后遗症的体现。

    想要解开罂粟草的毒,首先就是不能继续食用,这样神经才能恢复,只是这个恢复的过程,是常人所不能忍受的。

    在这个过程中,失去意志力的人,就会自残,所以在有了罂粟草毒瘾后,的确没什么人能够活着戒毒瘾。

    南宫璃能做的就是看住霍家大少,然后做些对他身体有益,能够尽量减轻他体内痛楚的补药给他。

    自南宫璃入住霍家大少的房间后,房外就没少过趴门上偷听偷看的,每一次听到房里传来那骇人的粗吼声,霍家上下就担心得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做不好。

    这样的日子连着过了三天,三天后,粗吼声不再有了,就在众人怀疑里头的人是不是已经有什么意外了时,南宫璃收工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