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大少的房间离霍家家主很近,应该是刻意调换过的,八成是考虑到人手问题,为了照顾起来方便。

    眼看距离霍家大少就一门之隔了,霍元风挡在南宫璃的跟前,“为什么要帮我们霍家?”

    南宫璃抬头看向他道:“因为有共同的敌人,而且我们才来,需要盟友。”

    “你真的要和古家对着来?”

    南宫璃挑眉,“和性命相关的事,你觉得能开玩笑?不要怀疑我的动机,大家都是为了生存。还是你觉得,我三番两次给古家难看,古家会不计前嫌,放过我?”

    霍元风放下拦着对方的手,退开身子道:“我大哥他的精神不太正常,如果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或者做了什么奇怪的举动,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南宫璃点点头,推门而入。

    门被推开的那瞬间,就有一男子冲了上来,二话不说地抓紧她的双臂摇晃道:“药呢?给我药!我难受,给我药!”

    霍元风见状,连忙上前将他从南宫璃的身边扯开,“哥,哥你振作点!”

    南宫璃眯起眼,下意识地蹭了蹭鼻端,刚才迎面而来的气味,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你们给他服用罂粟草?”

    罂粟草,制作毒药时常被用到,根据用量的多少,能使人生幻,具有迷惑人心的作用,过度服用会使人产生依赖性,一旦产生依赖性,就跟染上毒品一样,只有通过不断吸食越来越多的罂粟草,才能压制住毒瘾时的痛楚。

    霍元风转头讶异地看向南宫璃,没有想到她连脉都没有把,就立马看出了大哥的问题所在。

    “你说得不错,是罂粟草,我们也不想的,可是如果不给食用的话,他受不住。”

    南宫璃皱眉,“受不住也得受啊,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头?等他彻底挂了,你们就放心了?

    你们应该知道的吧?一次的量比一次多,这样才能压制住体内的痛楚,可是等下次再犯,痛苦的程度又会加深。你们这是救他?根本就是在害他!”

    霍元风拧着眉,他无法反驳离少的话,但是面对亲哥那般要死不活的样子,他们不给他罂粟草是打算看他活活把自己给你弄死么?

    “给我药,给我药,药!”

    霍家大少的双目压根就没有焦距,在被霍元风扯开后,他就发疯般的抖动着身子,披头撒发的,那狰狞的模样,就跟地狱来的恶鬼没什么两样。

    霍元风哀叹一口气,扬手想将他打晕,却被南宫璃给制止了,“你做什么呢?服用了罂粟草,打晕没用的,必须清醒着戒瘾才行。”

    “什么?”

    霍元风瞪大着眼道:“你要他戒?”

    “废话,我就是来帮他治病的,现在知道了他的病,我当然要帮他治。”

    实际上,南宫璃心里想的是,多一个有用的人不好么?你们霍家能早点起来,这样我也能安心去皇都参加药师认证。

    “你想要他的命?戒不掉的,没人能活着戒掉!”

    “戒不掉?谁说的?你说的,还是他自己说的?他要是知道自己活成这副模样,你觉得他还想不想赖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