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元风的贴身侍卫见自家二少竟这般听话,离少说一他就一,明明是想法挺多,很自我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那么反常?

    莫不是被这位离少的气势给震撼到了?

    贴身侍卫这么想着,暗暗地瞥了眼自家二少,见他的视线就没从前头离少身上离开过,他想了想,靠过去小声道:“前面那位是离少,如假包换。”

    霍元风皱了皱眉头,低声重复道:“离少?”

    回到霍家,霍元风第一时间赶去父亲房间报平安。

    一进去就见三弟和小妹守在父亲的床边,他怔了怔,忙加快脚步上前,见床上的人一动不动,沉声道:“父亲怎么了?”

    霍家三少和大小姐见他们的二哥完好无损地站在他们边上,心里提着的一口气,悄然落了下来。

    “听说你被古家的人给堵了,父亲一个激动就……”

    霍家三少说到这里,忽然发现说不下去了。

    就什么?就被离少给打晕了?这事若是说出来,按照二哥的脾气,他才不管离少是不是好心,铁定是要和离少闹的。

    见三弟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霍元风急了,“就什么?说话别说一半。”

    “就被我打晕了。”

    南宫璃走上前,给霍家家主把起了脉。

    “被你打晕了?”霍元风皱眉道。

    霍家三少和大小姐心里一紧,二哥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向来见不得家里人吃亏,离少也不说下前情提要,上来就说他们父亲是被他打晕的,他们真担心二哥会一言不合就开打。

    “是啊,他情绪太激动了,还嚷着要去找你,这不是没事找事么?还是你觉得他的身子经得起这样没必要的折腾?”

    南宫璃说着,松开霍家家主的手腕,续道:“他是内伤太严重了,拖很久了吧?你们怎么都不替他找药师来看看?”

    霍家大小姐咬着唇道:“没人敢来。”

    “霍家的人全都走完了?呵,这斗都还真是现实得可怕啊。你们霍家怎么说也当了好几年的大家族了,没想到出了事后,竟然就全跑完了?”

    霍家三少反驳道:“也没有全部,一些家生的家兵没有走。”

    南宫璃笑笑,“是没有走,还是走不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南宫璃拿出几株药草,将其交给了霍家大小姐,“霍大小姐,把这些药草放在一起熬成药汤,这些对你父亲的病情有帮助。”

    霍家大小姐呆了呆,随后急忙接过药草转身跑了出去。

    房内,除了昏迷中的霍家家主,只剩下霍家二少、三少还有南宫璃了,她起身看了两人一眼,“你们父亲的病只要有药,不是什么大问题。之前听三少有说,你们的大哥需要靠药草续命?带我去看看。”

    霍家三少悄悄看向自家二哥,以为按照二哥的脾气,他会站出来反对,然后将离少的身份问个清楚。

    谁知道,今个儿的二哥怪得很,“好,三弟你留在这里等小妹回来,我带他去。”

    不对劲啊!

    霍家三少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二哥将离少给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