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兄妹感觉,今天就这么一会儿,自己就像个痴呆儿一样,不是在痴呆,就是在痴呆的路上。

    话说,这里好像是霍府吧?离少你一个手刀就把咱们父亲(老爷)给打晕了,这样真的好么?而且,你打晕了咱们霍家的家主,为何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啊?

    瞧瞧那训人的小眼神,房内余下三人妥妥的有种错觉,是他们做错事了。

    “小妹,你留下来照顾父亲,我和离少一起去看看二哥那边。”

    “别。”

    南宫璃拒绝道:“我一个人就够了,有我出马,你们还担心我救不出你们二哥?你们都留下,带路的赶紧出发。”

    霍家二少的贴身侍卫点点头,当即调头冲了出去。

    霍家二少霍元风,是霍家三个儿子里,实力最强的,被霍家家主寄予重望的存在。

    霍家出了事后,霍元风就担起了整个霍家的生计问题,每天都在外忙碌接活干。

    他赚钱的方式是接取各式各样的任务,有从军办所那边接来的,也有从一些个体户那边接来的,比方说某家酒楼出任务需要某种指定凶兽的肉,又或者是某家药草铺需要某种指定的药草。

    用这样的方式虽然赚钱赚得不快,但很踏实,如果不是霍家有两位病重的人在,基本温饱是不用愁的。

    今个儿,霍元风刚好完成了一任务,拿着某酒楼送的小菜,欢喜地往家里去,想说给家里人弄顿夜宵。

    谁知,在距离霍府只有一个转弯口时,竟被古家的三名家兵给堵了。从那三名家兵的武服可以看出,这三人是古家二线的。

    古家二线都是深红色武服,一线是橙黄色武服。

    南宫璃赶到的时候,霍元风背后刚中一招,身子前倾,眼看就要倒下去,她一个御木行冲了上去,抓住他的领子重重向后一扯,将他给扯到了自己的面前。

    霍元风的鼻前猛然掠过一道好闻的淡香,不及他思考,身边一道浅白的身影飞了出去,耳边一阵“啪啪啪”声过后,三名古家二线纷纷倒退,一边抵挡着狠狠抽来的藤条,一边出言威胁了起来。

    “别没事找事,给你个机会,现在走还来得及。”

    “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们是谁,我们可是古家二线!”

    “多管闲事可是得赔命的。”

    南宫璃一个后翻,藤条一收,轻松逼退三名古家二线,莞尔道:“威胁我?威胁我前不先看清楚我是谁?告诉你们,本少专杀古家狗,你们现在就算想走,也都走不了了!”

    语毕,趁着霍元风还在发愣,南宫璃碎步加速向前,左手持着躁动的火元素之力,右手持着翻涌着的水元素之力,双力齐出,一边一个元素中级术法打了出去。

    水木火,三修?!

    三名古家兵立马变了脸色,三修,还专杀古家的人,除了那个疯子离少外,还能有谁?

    经过晋升比试后,古家二线的人对这个离少有着一种骨子里的恐惧,三人互相给对方打了个眼神,同时向着三个方向逃去。

    “啧。”

    南宫璃见那三人向着三个方向逃,心里衡量了下,放弃追杀,回到了霍元风身边。

    “霍二少,你家里人担心你,让我来接你回去,走吧。”

    霍元风迟疑地点了点头,跟上了对方的脚步,有风迎面吹来,这一次他又闻到了那股好闻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