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是在霍家兄妹的陪同下去找的霍家家主,也就是他们的父亲。

    在快要走近霍家家主的房间时,两兄妹一致紧张了起来。

    “待会见到父亲,四妹你别说话,主要我来说,多说多错,父亲心细,可别被看出什么来。”

    “哥,我觉得吧,你个不会说话的,被父亲一瞪连谎都撒不来的,你还是别说了,不然让这位‘离’字阵营的自己说吧?”

    距离霍家家主房门仅几步之遥了,霍家兄妹却迟迟再未上前,直到听见里头传出那种惊天动地的咳嗽声,才一前一后的冲了进去。

    “父亲,父亲你没事吧?”

    “父亲,我给你倒水。”

    南宫璃跟在霍家兄妹身后,不急不缓地走了进去。

    房内的床上躺着一位中年男子,他的脸上满是疲意,眉头紧皱,面色发红,是那种咳出来的红,而那种红退去后,显现出来的苍白令人忧心。

    看样子,是真的病得很重。

    霍家大小姐给自家父亲灌了几口凉水后,霍家家主才注意到了南宫璃的存在,“这位是?”

    霍家三少帮着解释道:“这是我和小妹在外遇到的‘离’字阵营的人。”

    “离”字阵营?

    霍家家主双眼微微一亮,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我们这儿已经很久没客人来了,招待不周,让你见笑了。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叫我离少就好。”

    离少?

    房内三人有点懵,就听霍家家主追问道:“不知你们‘离’字阵营里有几位离少?”

    南宫璃笑笑,“只有一位,三位不用惊讶,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就是‘离’字阵营的老大离少。”

    霍家家主激动地想要起身,被南宫璃给阻止了,“霍家家主,我来这里是有事想同你商量。这第一件事,就是我想买你们的店铺,我们刚在斗都落脚,需要发展,不管是人手上的,还是金钱上的。

    第二件事,就是想找你们联盟,为了表示我们的诚心,我可以替你和你大儿子治病。”

    “治病?”

    不及霍家家主出声,霍家三少就憋不住了,“你还会治病?”

    “说来我是要去考药师认证的,现在还是无证的状态,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只要配合我,放眼整个天穹大陆,不存在我治不好的病。”

    居然说得这么肯定?

    霍家家主小小的吃惊了下,随即淡笑道:“我们霍家的店铺还真没别人敢买,你想买,我同意卖你。至于联盟,你真是高看我们霍家了,你看看我们现在这样子,你和我们联盟半点好处都没有。”

    这个观点,南宫璃不认可。

    “怎么会呢?你霍家是老牌大家族,对这斗都的游戏规则,啊,我的意思是生存规则,要比我们这些后辈知道得多,我们和你霍家联盟,怎么是半点好处都没有呢?”

    霍家家主微微蹙眉,不解道:“如果只是想了解斗都,我听闻军办所和你们关系还算不错,你们没必要为了这个而和我们霍家联盟吧?”

    “军办所毕竟不是一个家族,不在其位,能给出的意见有限得很。

    整个斗都都知道我们和古家不对盘,我若是想知道如何能干趴古家,这样的问题怕是除了在您这边能得到最真实的答案,其他家族那边都没人敢回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