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

    南宫璃冷冷地一声号令,影末奋力振翅,“嗖”的一下起飞,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身后传来了接连不断的爆炸声。

    霍家兄妹二人呆若木鸡,都是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

    “你、你做了什么?”霍家三少回神道。

    “明知故问。”

    南宫璃居高临下,视线游走在下方的大街小巷中。

    “那可是地下斗场。”

    “毒瘤一样的存在,总该有人站出来治一治的。”

    霍家三少嘴角微抽,“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军办所都不敢对地下斗场下手,你搞砸了地下斗场的生意不说,你临走还砸场子?”

    南宫璃收回视线转向霍家三少,“军办所不管那是因为对古家有忌惮,他们有,我没有。你还想不想霍家重新起来了?古家不没落,你霍家还想起来?

    据我所知,他们古家的经济来源就是地下斗场,除此之外,他们名下并没有什么资产。”

    霍家三少连忙应道:“是啊,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古家对这个地下斗场有多看重,这不显而易见的么?

    我霍家是和古家不对盘,可也不敢在地下斗场闹事,你别忘了,你顶着我们霍家的名义参加的生死斗,这件事古家一定会找上门来的。以霍家现在的情况,触怒古家,根本就是在自掘坟墓!”

    南宫璃没有否认这点,不过对破坏地下斗场的事,没有半点悔意。

    “古家的人心胸狭隘,半点亏都吃不得,你以为我以你霍家名义赢了这么大一笔钱,他们会放过你们霍家?

    一样不会放过你们霍家,这么一比,毁他古家地下斗场还算是我们赚了呢。”

    这、这还能这么解释?

    霍家兄妹对视一眼,这“离”字阵营的人有点厉害啊,歪理都被说成真理了,关键是还说得挺对?

    说到这儿,南宫璃忽然想到了什么,询问道:“说来,你们霍家在斗都里不是有挺多店的么?我听说你们有武服店、兵器店和一酒楼。这些店呢?都已经转卖了?”

    霍家三少摇摇头,“我们倒是想卖,可根本卖不出去。”

    “为什么?”

    霍家大小姐气呼呼道:“还不都是古家搞的鬼,他们放了话,谁敢买,就要谁好看。”

    “哦?”

    南宫璃挑挑眉,笑道:“你们霍家住哪儿的?指路,我要去拜访一趟。”

    “你要去我们霍家?”

    霍家三少有些警惕地看向南宫璃道:“我们家里人不知道我和四妹去地下斗场的事。”

    南宫璃点点头,“你们不是需要钱么?无缘无故有很多钱,你们回去了也不好解释吧?我同你们一起回去,我要买霍家的店铺。”

    霍家兄妹一愣,随即一脸的欣喜,这下父亲和大哥有救了!

    影末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瞬息间,就抵达了霍家。

    霍家人还是住在原来的霍府,只是府里空荡荡的,一路走来都没遇上什么活人。

    霍家三少直接领人去了父亲的住处吗,父亲如今虽卧病在床,但家中大事还是得他点头才能操办,像卖店铺这种事就是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