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时间?

    少年,你是不是过了啊?人家在给你下套呢,你怎么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地下斗场管事一点都不在意南宫璃表现出来的态度,他就怕对方嚷嚷要退赛,这会儿听对方打算一口气比完接下来的四场活局,心里头别提有多欢了。

    地下斗场管事正打算宣布第四场活局开始,南宫璃突然叫停,吓得他眉心狂跳,以为对方一下子开窍了,打算卷钱闪人了。

    谁知道——

    “我就说一句话,大家伙相信我,我一定能赢的,所以都押我。”

    众人:……

    坦白说,这话比人家地下斗场管事的话,更像是在下套。

    南宫璃环视了一圈,见绝大多数人都还在挣扎,她想了想,又道:“你们是相信我,还是相信地下斗场的人?

    好好想想吧,赌一把彻底翻身,和一辈子都陷在这里,你们想选哪个?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地下斗场我只会来这一次。”

    南宫璃说得很正经,渐渐的周围人的表情都起了变化,就听到有人咒骂了一句,一拍脑袋道:“豁出去了!这样的日子,我也过够了!”

    “我也豁出去了!”

    “押押押,全身家当都押霍家的那人赢!”

    此情此景,引得地下斗场管事心中狂欢不止,他仿佛看到待会儿在场的人一个个都得卖身给地下斗场。

    可惜,这样的想法,在连续两局后,被彻底淹没在了恐惧之中。

    “赢了!”

    “又赢了!”

    “还有一局,最后一局了!对面居然用毒!”

    毒粉向着南宫璃迎面而来,她却不避不躲,淡定如初。

    开玩笑,放眼这天穹大陆,还能有她解不了的毒?

    更何况,对方使的毒不是什么高级毒,她契下子母精灵珠后,连死气都可以防御下来,对毒的抗性本就要比一般人高很多。

    对手没有等到南宫璃的虚脱,于是乎再一次被她轻轻松松打倒了。

    七把活局全部结束,七连胜,霍家兄妹已痴呆,现场近百人没有痴呆,而是癫疯了!

    霍家连胜七把,他们也跟着连赚七把,地下斗场管事无力地跌坐在地,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阴招,一招都没有生效?

    霍家怎么可能还有这么逆天的人存在?霍家早就没落了不是么?

    南宫璃整了整身上的普通武服,迈着优雅的步子路经地下斗场管事,轻蔑地瞥了他一眼道:“我记得你之前说霍家是不可能再起来了,是么?”

    地下斗场管事全身一颤,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给古家带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说罢,朝霍家两兄妹使了个眼神,霍家三少忙取回装好天币的天币卡,领着自家妹子,紧紧跟着南宫璃的脚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出地下斗场,南宫璃叫出影末,扭头冲着霍家兄妹喊道:“速度上来。”

    “啊?去哪儿?”

    霍家三少还在犹豫,霍家大小姐急忙推了他一把道:“傻哥哥,不赶紧跑,还等着古家的来抢钱么?”

    “啊!哦哦哦。”

    说话间,两人迅速上了影末的后背。

    南宫璃指挥影末升空,却没有立马启程,“走前送古家个大礼,也算是帮里头的穷人一个小忙。”

    语毕,南宫璃双眼顷刻间染红,对准下方的地下斗场一连打出了几个火元素奥义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