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霍家三少声音一落,周围的人纷纷面色一惊。

    他们没有听错吧?霍家三少要参加生死斗?那可是生死斗啊!

    所谓生死斗,必有一死。他是什么身份,纵使霍家再如何没落,也不至于让自家儿子跑来参加生死斗吧?

    地下斗场管事双眼一眯,一肚子坏水如他,心里已经有了底。霍家的那一位,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儿子来地下斗场的。

    那么,真相只可能有一个。那就是霍家三少是瞒着家里人,偷偷跑来的。

    第一轮活局由霍家三少上台对阵,这消息一出,保管能吸引一批有钱的主,像是这样的热闹,可是不常有的啊。

    “霍家三少真要参加生死斗?那可是生死斗,生死由命,你就算死在台上,我们也是不负责任的,你可想清楚了?”

    霍家三少点点头,刚要开口,就被身后人猛地一扯。

    “哥,你在瞎说什么呀?你之前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你明明说……”

    “我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想要稳住家里的,斗都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小妹你难道第一天知道么?”

    “不、不会的,难道真的就没人管我们了?”

    霍家三少摇摇头,“这里是斗都,虽然残酷,但是日子还是得过,父亲病重,家里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够用。

    你别忘了,大哥还得靠药续命,我们剩下的钱已经撑不住多久了,我就问你,难道你能在大哥和父亲之间取舍?”

    霍家大小姐脸色瞬间惨白,大哥疼自己,父亲也疼自己,他们两个都是自己的至亲,她怎么可能选得出救谁,不救谁?

    颤抖着唇瓣,霍家大小姐看了自己三哥一眼,随后看向地下斗场管事道:“我哥好歹也是霍家三少,命可精贵着,就算是参加生死斗,打不过认输便是,没必要把命给搭上去。”

    地下斗场管事会意,心思一转,笑眯眯道:“霍家大小姐说得是,我倒是有个主意,保证若是霍家三少输了比赛,也绝不会有性命之忧。”

    “哦?说来听听。”

    “若是他输了,命就不要了,你主动成为我们地下斗场的货物。别说咱们不照顾你们霍家,你卖出去的钱,我答应拿出一部分交给霍家三少。你们不是缺钱么?”

    霍家大小姐双腿一软,差点摔跤。

    什么意思?要她去卖?她可是霍家大小姐!她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霍家三少原地愣了秒,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扬手正想教训那管事,就听那管事后跳了一大步,扯着嗓子道:“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咱们地下斗场是个讲规矩的地方,你们霍家早就倒了,这辈子都不可能起来了,想参加活局,本来就是要押钱的,你们有钱么?没钱拿人来抵,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听到这里,南宫璃算是听明白了,双眸微眯,她不如顺藤摸瓜下?

    思及此,她忙向着霍家兄妹跑了过去,装出一副很急的模样,拉了拉霍家三少道:“三少爷,可算是找到你了,你忘带钱了,老爷让我给你送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