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斗场是一处斗都里的人都不放在台面上说的地方。

    因为,那里仿佛是吸收了整个斗都最阴暗的一面,里面涉及贩卖人口,生死斗殴,是灰色收入的集中地。

    据说,地下斗场是古家的地盘,也是古家主要的收入来源。

    从字面上来看,这里最大的买卖就斗赌,两方单打独斗,观赛者下注,押对了就赚,押错了就赔。

    尽管听上去是给有钱人消遣的地方,但却有源源不断的穷人,愿意拿着身上所有的家当来这里赌,这里没有门槛,可能倾家荡产,也可能一夜暴富。

    当然,绝大多数的穷人都是在尝了个甜头后,彻底沦陷,负债累累,最后将自己的命卖给了地下斗场,成为了古家赚钱的筹码,用生死来娱乐那些有钱下赌的人。

    斗都虽繁华,却不是所有人都富有,为了生存,不知有多少人明知地下斗场是个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还是一个劲地往里钻。

    渐渐地,地下斗场不仅仅进行生死赌博,还开始贩卖人口,贩卖的有些是家兵,有些是家兵的亲人,其中很多都是女人,那些女人成为了那些权贵的玩物,到死都不能瞑目的比比皆是。

    当南宫璃将自己的人集中在军办所的某一角落,并大声宣布,她将利用地下斗场来赚钱时,围坐着的所有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这、这简直就是在老虎头上拔毛,太危险了。”

    最先开口的是南宫璃从斗都内招来的第一名家兵,他原本是千家的家兵,因看不惯千家依附古家,所以在看了“离”字阵营的那场晋升比试后,毅然退出了千家,来到了啥好处都没有的“离”字阵营。

    图的是什么?就是一口气。

    “刘凡,我们‘离’字阵营需要发展,想要发展就需要钱,有了钱才能买资源,才能让兄弟们变得更加强大。我就问你,你可有比去地下斗场进行生死赌,更快更好的赚钱办法?”

    面对南宫璃的质疑,刘凡微微皱眉,还真没有。

    南宫璃见他不语,继续趁胜追击道:“不错,地下斗场是古家的地盘,可你们想想,不是古家的地盘,我们就安全了么?”

    答案显然是不安全,整个斗都笼罩在一种名为“古家”的恐惧之下,除非依附古家,不然的话,哪里能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所以,去地下斗场赚钱没什么不好的,我们赚古家的钱培养自己的势力,再干掉古家。”

    刘凡想了想,一拍大腿道:“说得也是,既然决定要干掉古家,就不能再畏首畏尾下去了。就由我去吧?我去参加生死斗,每把都赢我没有信心,拼命赢一把,我还是有信心的。”

    南宫璃摇摇头,“不,我去。”

    茯苓一听,不淡定了,“小姐,你在胡说什么?怎么能你去呢?”

    “我的保命手段比你们谁都多,由我去试试水,再合适不过了。大家把身上的钱凑一凑,全都押我赢。”

    “小姐!”

    南宫璃朝茯苓摇摇头道:“就这么说定了,茯苓你帮着理一理大家能凑出多少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