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只是开始。

    招人招了两天,这两天里,除了看到各种人啥都不要,铁了心要成为“离”字阵营的一员外,从第一波招人结束后,军办所的一层柜台处多了一个盒子和一大袋子。

    一天三波,自从“离”字阵营穷得叮当响的事一传十十传百,就有数不清的不知名人士给他们捐钱的捐钱,捐物资的捐物资。

    东邪王不止一次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这儿不是什么军办所,而是收容所。收了“离”字阵营的这群难民,供吃供住不说,这群难民还光明正大的给他们自己成立了什么救助中心,接受来自各种人的救济。

    一次没忍住,东邪王问某女,你打算拿什么回报大家的这种行为。

    某女掀起眼皮就吐了四个字——满腔热血。

    东邪王:……

    事实上,南宫璃的确没有说瞎话,也不是贪图这些小便宜,而是她是真的需要救济。想要稳住“离”字阵营,人力物力财力,她都缺。

    初来乍到的,她是真不敢贸然行动,要是被古家人趁机下手,还没起飞就被折断了翅膀怎么行?所以招人归招人,接受救济归接受救济,她始终都是保持理智的。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她不让自己这边的人离开军办所。

    急于招收那些可以现成用的,是因为这样的僵局必须打破,她没办法放心茯苓他们在斗都里游走,但那些本身就在斗都的就不一样了,没有人知道自己这边录用了谁,没录用谁,她需要这样半透明的人为自己暗地里做事。

    一而再,再而三强调自己穷,没钱没资源,这是为了避人耳目。她为了赚钱,早就暗暗派了那些被她录用的人,混入斗都市场,为她收集市场资料了。

    当然,这些事她没有告诉东邪王,不是不信任东邪王,讲真若是没有他这么刻意明显地护着,他们现在怕是还在逃离古家追杀的路上。

    只不过,想要骗过旁人,就得先骗过自己身边的人,这样别人才会真的相信。

    花了三天的时间,南宫璃搞清楚了斗都内的势力现状,以及市场的情况。

    斗都内,现在的最大阵营,并非古家,而是轩辕家。只是,轩辕家的同盟家族霍家,前不久被古家弄得狼狈不堪。

    霍家之前可是斗都排位第二的大阵营,被古家说搞就搞没了,引起了很大的骚动。

    再后来,古家就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蛮横,现在轩辕家这个第一大阵营已经到了名存实亡的阶段。

    轩辕家,说来自己和轩辕家还有些渊源呢。

    至于市场这块,药草依然是赚钱最方便的法子,但斗都内的人都有囤药草的习惯,所以药草买卖在斗都不吃香,除非是一些珍惜罕见的药草。

    不过那样的药草,南宫璃不打算卖出去,古家势力那么大,好东西都去了他们那里,自己不成了养虎为患了?

    同理,不拿药草赚钱,也就没办法拿卖别的好东西赚钱。这么一来,想要赚钱,目前最快的办法,似乎是去地下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