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不喜欢人家对自己叨叨叨,不过明白蔡泽是真心实意地为她好,所以他走前说的事,她全都答应了下来。

    恩,对,全都。

    然而,下一秒——

    “来来来,开个小会,开个小会。眼下有几件事需要大家配合,首先招人,直接在斗都这里招,待遇什么的后说,第一轮把关的事由茯苓来办,第二轮郑晓你来,我负责第三轮,也就是最终一轮。”

    “啊?”

    茯苓愣了下,“小姐,你不是答应蔡所长,在他回来前绝不会轻举妄动么?”

    “对啊,这事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哦。”

    茯苓点点头,转头看向郑晓,郑晓会意,忙追问道:“老大,我们为什么要在斗都里招?我们不要分营那边的人了?”

    “要啊,两边都要,分营那边是培养,斗都这边可以捡现成的。这种时候,还敢来我们这儿的,就算和古家没仇,也一定是看古家不爽的。

    哦,对了,茯苓你在第一轮的时候,要和来面试的说清楚,咱们什么都没有,只有满腔热血。”

    围坐着的众人嘴角微抽,什么满腔热血,说得那么轰轰烈烈,不就是要说咱们穷得叮当响么?

    是的,“离”字阵营上下,包括茯苓在内,都觉得自己这边很穷很穷。

    “恩,小姐你放心,诓人的事咱们不能做,我一定会把我们很穷这件事转告他们的!”

    站在不远处的东邪王听了,朝天就是一个大白眼。

    穷?你们要是知道你们身上穿的那能潜伏的武服光手工钱一件就十万天币,你们还好意思说你们穷?妹子啊,说话要摸着良心的啊,这到底是谁在诓谁呢?

    东邪王正这么想着,就瞥见南宫璃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恩,我们人穷,可我们志不穷,只要肯吃苦,我们可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就说说主力的武服用的材料,那是我在训练围场里找了好久找来的。我们没钱,可我们有手有脚,对不对?”

    “对!”围坐着的众人齐声道。

    东邪王继续一个大白眼,别人不识货就算了,当他也瞎?

    那是影子蛛的蛛丝啊,那玩意儿有钱也买不到啊!还有,那玩意儿是在训练围场里找找就能找来的?别说有手有脚了,八只手八只脚也没命找来好么?

    穿着影子蛛做的武服,还哭穷?

    东邪王摇着头,走了过去,提点道:“你们要招人,这事我可以帮你们宣传宣传。不过,这斗都里的家兵可不能和分营的那些相提并论,没有钱的话,能给的资源还是得给的,不然什么都没有,人家跑来你们这里做什么?”

    南宫璃不假思索道:“东邪王,我们穷,哪来的什么资源?还有,我们不是什么都没有啊,我们有热血,满腔的热血。”

    装,继续装,满腔的热血顶个毛线用?除非斗都的人一夜都傻了,不然谁会冲着你这满腔的热血来?

    结果,一夜之后,东邪王隐隐觉得自己脸疼。

    某女竟然打着干掉古家的名号,用着满腔热血招人,然后还给她招到了不少人!

    当东邪王亲眼看到,某斗都家兵抱着郑晓的大腿求着倒贴着也要进“离”字阵营时,他跑出去看了看太阳。

    啧,没在西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