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台之上,艳红尽消,古家二线十人,一个活口也没,领队的是唯一一名还有尸体可以收的,其他九人已经化作灰尘,随风消逝。

    寂静,暴风雨来前的寂静,可怕的寂静。

    南宫璃双眸中的怒意没有退散,她看着同样愤恨地瞪向自己的那名古家中年男子,心里想的只有一个字——杀。

    她侧过身,眼里藏刀,死死地盯着被拦在水之结界外的古家中年男子,抬脚之际,几道熟悉的男声从身后方响起。

    “老大!”

    “老大威武,我们赢了!”

    “老大,茯苓没事,既然赢了,那就是晋升成功了吧?我们赶紧找个地去歇息吧?”

    片刻迷茫后,南宫璃旋即想到了什么,欣喜地转过了身,“你们刚才是?”

    “离”字阵营的八名木元素修魔师带着昏睡的茯苓,完好无损地站在斗台之上,默契地勾了勾唇。

    “老大,我们答应过你的事,怎么敢不办到?”

    “是啊,功夫不负有心,这手置之死地而后生,都多亏了咱们的武服啊!”

    “嘿嘿,天无绝人之路,谁能想到,武服自个儿会护主?潜伏说激发就激发,跟做梦一样。”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一直一来,在他们这些人面前,总是端着一张淡定脸,总是一副“我有分寸,有我在不会有事”模样的南宫璃,激动地低声啜泣了起来。

    她也知道这很丢脸,可是她忍不住。

    突然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一路走来,吃的苦都值了!

    这是一场暂时的胜利,是老天对他们付出的肯定,所以真的要变天了。

    “赢了!‘离’字阵营的人赢了!”

    “天啊,我真的不是在做梦?‘离’字阵营十人都在,古家二线十人全灭!全灭啊!”

    “啊啊啊啊,天知道我现在为什么那么激动?为什么?这种傻逼一样的激动是什么情况?”

    迟来的喝彩,包围了南宫璃一行,响彻了斗都的半边天。

    南宫璃撤去水之结界,在东邪王的眼神警告下,那名古家中年男子愤然离场。

    没有人留意那人的去留,也没有人留意那人离开时的表情,就连向来喜欢察言观色的东邪王都没有去留意。

    古家人是怎么想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离”字阵营获胜的那一刻起,很多人暗暗下定了决心,哪怕耗尽自己的最后一口气,也要让这斗都的天变上一变!

    在东邪王的安排下,南宫璃一行回了军办所歇息,而蔡泽和朱勇嘉则是开始张罗起“离”字阵营的晋升。

    “离”字阵营想要立足在斗都,单凭这次胜过古家二线是远远不够的。通过晋升比试只不过有了入斗都的门票,但想要真正意义上的在斗都扎根,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这事,南宫璃在分营军办所的时候,蔡泽还和她提过。家兵还得分后勤的和前线战斗的,得有军师,得有药师。

    他当时真的不认为“离”字阵营的晋升比试会胜出,所以也就是粗略一说,现在真胜出了,需要忙的事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回分营给南宫璃一行做准前,蔡泽揉着太阳穴,用着求爷爷告奶奶的口气道:“这几天你在斗都老实点,没事别出门,就在军办所好好待着。

    想在斗都立足可不是儿戏,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这里不是分营,这里的人也不是你的那些小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