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苓?!

    南宫璃的红眸之中倒映着茯苓缓缓倒下的身影,双瞳猛地一缩,她看见了那惨白的唇,轻轻张合了一下,她下意识地跟着动了动,“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还有什么可对不起的?

    “咚”的一声巨响,扬起了一层微尘,那是实心铁锤落下的声音。

    南宫璃整个人一颤,扭头看去,被铁锤砸中的地面空空如也,又是一颤,她拧着眉,焦急地扫向周围。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人呢?你们对我的人做了什么?”

    铁牛回神,先是呆了一秒,随后极其嚣张道:“不过就是群渣渣,能死在我们古家二线的手上,说出去也算是一种荣耀了。怎么着?不服气?瞪什么瞪,渣渣就是渣渣,你得认清现实!”

    “渣渣。”

    “恩,你能明白你们是渣渣……”

    “一群渣渣!”

    铁牛话音未落,迎面刮来一阵热风,他微微眯眼,就看到离少眼里的深红成了触目惊心的血红,“你——”

    不及他再多说一个字,数不胜数的火凤从对方身后展翅腾飞,随即一个俯冲,带着嘹亮的凤鸣,一招贯穿,尾音带出“滋滋滋”的燃烧声。

    等众人反应过来时,铁牛已经烧成了灰,一颗土黄色的球体从他体内蹦跶了出来,直冲云霄,消失在了天际。

    铁牛死了,一招致命。

    然而,愤怒的火焰还在继续,南宫璃微微侧身,一扬手又是一个人。

    只是,有了铁牛的前车之鉴,古家二线的人都有了警觉,试图联手抵御横飞而出的那头火凤,却效果甚微。

    如此强硬的反打,本该呼声四起的现场,陷入了深夜的寂静,直到第三名古家二线倒下成灰,事情才有了新的变化。

    “住手!一场比试罢了,何必下重手伤我古家之人。”

    南宫璃顿了顿,扭头朝着声源处看去,出声的人来自坐席,是一位穿着浅灰色武服的中年男子。

    男子一头黑发高束,身形挺拔,两条剑眉下,一双浅灰色眸子里凝聚着点点不悦。

    南宫璃冷笑一声,明明声音不大,在场的却无一人听不清。

    “你古家人是人,我‘离’字阵营的人就不是人了?”

    “一群无能之辈罢了。”

    “无能?你凭什么这么说他们?”

    随着南宫璃的情绪波动,那些围绕着她打转的火凤忽地体型大增,连带着身上的火焰也高涨了不少。

    “事实如此。”

    “事实?”

    南宫璃冷笑一声,指向有些被吓懵了的余下七名古家二线家兵道:“就因为打不过这些渣渣?好,很好,那我也会用事实来证明,你们古家的这些人,也不过就是群渣渣!就是一群无能之辈罢了!”

    “你!你敢!”

    那中年古家男子说着起身一跃,径直向着斗台之上冲去。

    南宫璃见状,轻哼一声,水灵珠感应到了主人的需求,瞬闪而出。很快,整个斗台就被一层牢不可摧的水元素之力给罩了起来。

    “我要他们陪葬。”

    声落,凤起,那片火红染红了所有人的眼,吞噬了古家二线余下的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