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泽听着周围的那一声声,活到这把年纪,什么场面没见过的他,终究还是红了眼。扭头一看边上的兄弟,“我去,勇嘉,你哭什么?”

    “谁、谁哭了?我是眼睛进沙子了!”

    朱勇嘉低头就是一通揉。

    “我希望他们能赢。”东邪王道。

    “如果他们真的赢了呢?”

    蔡泽看向他。

    “该变天了,我会让这天变得更加轰轰烈烈,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斗台上,南宫璃一招比一招更为凌厉,却还是没有结束这一场王对王。

    不得不说,对面的领队是厉害,身手敏捷,总能一次又一次的脱险。

    关键是,没想到对方还是一名召唤师,他唤出了一只大招是能够召唤群蝎的大型毒尾蝎!这让本就有些棘手的局面,变得更棘手了。

    南宫璃很想用千凤舞火,可惜差点火候,现在还用不出来。她大脑飞速一转,不能再耗下去了,必须得上大招。

    一个后撤,她双眸频频闪起蓝芒,紧接着,一招百头水蛇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我去,奥义术法?”

    “天,真的是奥义术法!”

    半边面具男微微一怔,显然也被惊到了,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一脸淡定,“以为只有你有奥义?”

    说话间,他的周身起了一道热风,一片又一片火红色的,犹如枫叶的叶子随着那风绕着他转了起来。

    “是枫火连天!奥义术法,枫火连天!”

    半边面具男看着南宫璃冷笑道:“你的奥义术法看着的确壮观,可是再怎么厉害都只是水元素奥义,其破坏力远远不如我的枫火连天。

    你也真是可惜了,明明可以与强者为伍,偏偏自甘堕落,是木水双元素修魔师又如何?不妨告诉你,我这招枫火连天具有破防的能力,可以无视防御,一旦打下去,你必死无疑。”

    “哦?”

    南宫璃挑了挑眉,明白对方的意思,对方这是在说,任由你的百头水蛇攻击范围如何广,也抵不过我这枫火连天的致命一击。

    “你这么说,那倒是可以试一试。”

    南宫璃说着,蓝芒之上,又闪现出了红芒,当着众人的面,她现场有样学样,使出了火元素奥义术法——枫火连天。

    “三、三种元素的修魔师?”

    “三种还都到了中级?”

    “这些是重点?奥义术是想学就能学的?”

    半边面具男满目惊悚,“这不可能。”

    南宫璃勾唇冷笑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就当我给你上的最后一课,将来希望你好好做人。”

    两边的枫火连天对冲,南宫璃直接秒杀了半边面具男,当半边面具男被一招穿胸时,他瞪大着眼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脑海里是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画面,曾经的友人,曾经的家人,曾经那个单纯善良的自己。回不去了,但是可以放下了。

    原来,卑微的人也能崛起。

    “死了?古家二线带队的死了?”

    “真的死了!真的死了!”

    “我去!还等什么,反击的时候来了!”

    南宫璃一个回首,百头水蛇径直向着余下的古家二线冲去,却还是晚了一步?

    “噗!”

    茯苓喷出一口鲜血,在众人的注目下,倒在了地上。

    铁牛一锤子向着跟前的一人打了下去,嘴上还不忘叫嚣道:“死了队长不碍事,待会儿就九打一,让你们看看和古家叫板的下场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