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调整好的古家二线,摆姿势的摆姿势,放召唤兽的放召唤兽,在半边面具男的指挥下,由召唤兽们打头阵,修魔师们一拥而上,都锁定了同一个方向、同一个角度,对着茯苓打算强攻。

    半边面具男以为南宫璃会选择留守其中,护着自己的手下,因为他来前听说过关于这个“离少”的事,知道她是一个特别讲情义的人。

    讲情义?

    讲情义的都活不长,不是被信任的人背后捅刀子害死,就是被一群无能的人拖累死。在天穹大陆里,认兄弟不如认钱,钱最实在,能让你活着的时候逍遥自在。

    “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嘴脸的人。”

    半边面具男朝着南宫璃动了动唇,用着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给了他自己听。

    为什么要说这个?他不知道,他就是想说,似乎说了这个,他才能解气。

    “全体上!”

    就在古家二线全员出动的那一瞬,南宫璃独自一人窜了出来,她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直接逼向半边面具男。

    半边面具男眉梢微微一挑,一个侧身躲开了小墨的一爪,又一个后翻,躲开了小六的一尾巴,再抬头时,面前已有数道藤鞭冲着他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

    “我一直以为疯子是我们古家家兵的专有称呼,但不得不说,你现在的行为更像是疯子。那群渣渣没有了你,他们还能做什么?

    你真当我看不出来,之前要不是有你各种补位,你们早就被我们逐个击破了。”

    “不好意思,我赶时间,先解决了你再说。”

    “你确定不是你还没解决我,你的人就被先一步给解决了?”

    南宫璃不再搭话,而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和半边面具男的打斗之中。

    而她身后,八名木元素修魔师在强撑着,茯苓在强撑着,连带着整个斗场内的看客们,都跟着咬着牙,在强撑着。

    明明要被杀死的不是他们,明明就算死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阵营,对他们来说,就是件不痛不痒的事。

    可是,看着这样的一群人,这样弱小却又强大的一群人,他们的身子不禁颤抖了起来。

    是害怕,也是激动,是兴奋,也是畏惧。

    “加油!干掉古家的!”

    不知道谁吼了那么一句,现场气氛就这样被推向了一个大*,一个前所未有的大*。

    “啊!站起来,你的队友还没有倒下!”

    “是个男人就挺住,你们的老大正在拼命!”

    “‘离’字阵营的加油!一战成名等着你们!挺住啊!”

    听着那一声声的加油助威,东邪王这边也好,各大家族军师那边也罢,全都傻了。

    没想到啊,是真的没想到,没想到在有生之年里,竟然还能在斗都这个残酷而又现实的地方,听到相互没关系的家兵,放下身份,放下强者对弱者的鄙夷,用着一声比一声还要高亢的声音,大声地为仅有今次一面之缘的“离”字阵营的人加油。

    “啊啊啊,就算跪着也给老子挺住!只要你们能赢,老子二话不说马上离开现在的阵营,找你们去!”

    “算我一个。”

    “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