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样的问题,南宫璃想的当然是以茯苓的安全为重,毕竟命在一切都好说,命都没了,谈别的还能有意义?

    “小姐,我不能停手,我现在停手,就等于给了对面杀害我们队友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我不能给!”

    “可是……”

    茯苓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有可是,牺牲我一个,能保住你们大家,这笔买卖,值!小姐,你不用劝我,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择?”

    是啊,如果她是茯苓,她会怎么选择?无关身份,无关能耐,她可能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南宫璃犹豫中,就听到其他八名中级木元素修魔师一个个表态了起来。

    “我们能行的,我们能护住茯苓的!”

    “想要伤害茯苓?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说什么呢?踩着尸体也不让过!是要没有死透,就不会让他们动茯苓半根毫毛。”

    茯苓心头猛地一颤,鼻子一酸,莫名地有些想哭。

    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害怕么?当然会害怕!没有谁面对死亡毫不畏惧的,尤其是还有着很多梦想的人。

    但是这一刻,害怕归害怕,可她的内心很平静。

    体内的水元素之力啊,如果你能听懂我的心声,请你帮帮我的队友吧,哪怕是献上我的生命,用我的血肉化出更多的水元素之力吧!让他们活下去吧!让小姐能够达成心愿吧!

    茯苓体内的水元素之力像是真的被她的情绪感染了一样,八条水柱以肉眼可辩的速度,覆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显得更为圣洁。

    “这是?”

    蔡泽挑了挑眉,朱勇嘉按耐不住了,“之前就听说过治疗类元素术法会根据使用者的心意而进阶,一直以为那只是美好的假想,没想到有人做到了。”

    与此同时——

    “没想到有人做到了。”

    轩辕家军师说着转向千家军师道:“做到的人,还是被大多数人看不起的人,大多数人眼里的卑微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天穹大陆里的人开始一味地追求厉害的术法,厉害的召唤兽,厉害的丹药和厉害的一切外力。

    却忘记了,还有句话,叫做“人定胜天”。人之所以厉害,充满着无限可能,不是因为外力而是内在,一颗赤诚的心,一颗不动摇的心。

    斗台之上,南宫璃闭了闭眼,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该按照计划来,计划里,茯苓为大家恢复元素之力,大家努力绊住对方,而自己则主动出击,不惜一切,能解决一个是一个。

    如果她现在选择留守,那么结果会如何?

    再这么耗下去的结果,就是茯苓撑不住,其他人也跟着撑不住,自己要保护他们,然后陷入了永远的被动,看着自己手下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惨死。

    再次睁眼,她双眼清明,已经没了犹豫。

    “你们要撑住,你们答应我的事要做到。”

    答应我,活着,哪怕用尽体内最后一丝丝的力气,也要硬撑着。

    而我,哪怕用尽体内最后一丝丝力量,也要为你们杀出一条活路来!

    南宫璃微微抬头,看了眼斗都的天,“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