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蔡泽的一声感叹,朱勇嘉和东邪王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这是什么水元素术法,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那八条水柱半点杀气都没有,看着还有种安心的感觉,这招是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招应该是倒水流,中级水元素术法。坦白说,这年头怕是没有人会修这种术法了。”

    同坐席和站席上的人一样,评判席上的众大家族军师也一个个淡定不能了。

    “真的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修炼这招。”

    “这年头,不以自己为中心,愿意全心全意辅助队友的人,几乎已经灭绝了。”

    伴随着其中两位大家族军师的感慨,轩辕家军师不禁点了点头。

    倒水流,说得直白点,就是用自己体内的水元素之力,去恢复队友流逝的元素之力,这“倒”一字,其实就是回到过去的意思。

    这是一治疗类中级水元素术法,想要练成这个术法,必须得心无杂念,一心一意地投入,怀着自我牺牲、不争不抢的觉悟,才可能练成。

    听着好像并没什么稀奇的,但在这个浮躁的大环境下,想要找出这么一个人,毫不夸张地说,难度堪比登天。

    看着渐渐恢复木元素之力的八名“离”字阵营的中级木元素修魔师,众人逐步领会,原来他们不是在一味地强撑,原来他们没有狂到以为自己能轻松打败古家二线,原来他们是有后招的。

    古家二线的十人是厉害,可再厉害也经不起长时间的元素之力消耗,加上他们根本是在没节制的消耗,比试进行到这里,如果他们还是按着对方的步调来的话,败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回来,集合。”

    半边面具男重新下了指令,同时算是首次正视起了跟前的这个从分营走出来的小阵营,“强行收了召唤兽,重新进攻,对着她打。”

    半边面具男口中的那个“她”不是旁人,正是还在维持这倒水流的茯苓。

    南宫璃暗叫不好,之前他们这边之所以能够挡下对方的攻势,那是因为对方都是各打各的,之间根本没有配合,而自己这边有,这才和对方打了个势均力敌。

    如果对方一直这么高傲下去的话,这场比试,他们是稳赢的。只是,对方改变了主意,开始讲配合了,这就意味着他们这边会落下风。

    更糟糕的是,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先把茯苓解决了,这样很快其他八人就会撑不下去,至于自己,到时候护着他们都来不及,哪里还能专心对战?

    “茯苓,他们要强攻你,不然你收手吧。”南宫璃无奈道。

    这是没有办法的妥协,茯苓如果不躲,后果难以想象。

    但只要倒水流不结束,她就不能移动,换而言之,她一旦移动,倒水流就会被打断,打断的后果,就是另八名中级木元素修魔师迅速失去元素之力。

    这终究是一个讲究平衡的世界,有舍才有得,没有茯苓的“舍”,就没有那八名中级木元素修魔师的“得”。

    是放手,还是坚守,这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