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笑笑,“又是垃圾话,以为这样就能令我们动摇?什么惨不惨,最多就是个死,我们既然敢登台,就没想过怕死。

    古家的,你们给我听好了,你们的好日子不多了,趁着现在能蹦跶再蹦跶几下吧?这一场,我们会赢,不会死!”

    我们会赢,不会死!

    南宫璃的话在茯苓一行人的脑海里不断重复再重复,尽管他们不是真的一点疲惫都没有,可他们相信,相信老大(小姐)!

    坐席和站席上的人都炸了,已经多久了?多久没有这么燃过了?

    看着一个根本不可能和古家二线抗争的分营小阵营,打出了在场没有哪个十人小队敢拍着胸脯说“我们也能做到”的势均力敌。

    是偶然?还是实力?

    没有这样的偶然,因为古家二线不可能让这样的偶然发生,是实力!

    “天啊,这离少好狂,你们听到他的话没?他是在叫板古家啊!不是古家二线,而是古家!人家这是拿古家二线开刀呢!”

    “啧,虽然我打从心里佩服离少的勇气,但不得不说,他只是一腔热血,到头来,终究会付出代价的。他领着的是中级木元素修魔师,对抗火金两大攻击元素修魔师能对抗到什么时候?

    还有,你们仔细看,那些召唤兽应该都是被催化而出的藤条给束缚住了,这样高强度的消耗,能撑多久?”

    到哪都有泼冷水的,不过说得也是事实。

    判定席上,千家军师道:“只是在强撑罢了,都不是什么厉害的修魔师,打不过古家二线就玩拖延战?只可惜,比拖延,他们就能比过古家二线了?两边谁会更快消耗完,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么?”

    轩辕家军师却不这么认为,“这离少是个有头脑的,从站位和他手下人的交替顺序中可以看得出,她心里比谁都明白这是一场消耗战。正因为没有绝对的把握从正面打败古家二线,她就另选他法,是个聪明的,想来会有后招。”

    “聪明?后招?”

    千家军师反唇相讥道:“若是真聪明,就不会找古家二线当对手,霍家的下场你忘记了?你轩辕家和霍家关系那么好,最后还不是眼睁睁看着霍家败落?霍家都没能有什么后招,他们能有?说来,霍家的事对你们轩辕家影响不小吧?听说你们现在内部分化很严重啊?”

    轩辕家军师淡淡地瞥了千家军师一眼,“我们轩辕家的事,不容你操心。”

    重新将视线投入斗台之上,两边的消耗都不小,和千家军师说的一样,虽然消耗都不小,可明显古家二线的底子好,这会儿“离”字阵营的一些人都逐渐放慢了节奏,喘起了大气来。

    南宫璃见时机差不多,对着一直都没有动手过的茯苓使了眼神。

    茯苓一个会意,盘腿而坐,闭目后,源源不断的水元素之力从她的体内冒了出来,交融汇聚成了八条水柱。

    八条水柱仿若有灵性一般,分别找了一名队友而去,水柱环绕在那一名名疲惫的队友身边,那些流逝的木元素之力,正在一点一点地恢复。

    “治疗类中级水元素术法——倒水流?!”蔡泽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