势均力敌?

    不,不是!

    很快,众人就发现,除去那条用来按住三眼黑刚牛的尾巴外,还有两条尾巴悠然自得地在那儿晃荡着,这说明白猫还游刃有余。

    半边面具男怔了怔,看向“离”字阵营老大的眼神变了变,“六尾猫?”

    “啥?现在还有人养六尾猫?”

    铁牛抖了抖脸上的肥肉,一脸轻蔑地看向六尾猫的主人,“一个大男人,养个这么娘的召唤兽,你难道都不觉得羞?”

    像是听懂了铁牛的嘲讽,六尾毛闲着的另一条尾巴也朝着三眼黑刚牛给拍了过去,随后就见那三眼黑刚牛被拍退了数尺。

    做完这事,小六就像是完成了一个简单的热身动作一样,蹲坐下来,挠了下脖子,舔了舔猫爪。

    看着被打回去的三眼黑刚牛,铁牛的脸色微微一黑,没等他再次开口,南宫璃不咸不淡道:“你这牛,中看不中用啊。”

    “妈的!”

    铁牛冲着地上吐了一口水,“老黑,再上!”

    说话间,他自己也挥动着手上的黑铁锤想要为自家召唤兽造势,谁知道,那老黑的右前蹄才跺了下地面,就被一根拔地而起的绿色粗藤给绕住了。

    三眼黑刚牛察觉到了不对劲,想要反抗,却为时已晚,下一秒,它的另外三条腿也都被绿色粗藤给缠住。

    铁牛愤愤地瞪着对方打头人,南宫璃则是耸了耸肩膀,一脸无辜道:“我什么都没干。”

    “你居然让你手下的人动手?”

    “好像是你说的,要会会我们,而不是我?你不是很有信心么?感觉自己能一棒子打爆一个?那你来啊?又没人拦着你。”

    半边面具男见状,皱了皱眉,冷声道:“难看,速战速决,一起上,早点完事早点交差。”

    南宫璃还挺想对方一个个来的,不过对方领头的倒是不傻,没打算给他们逐一击破的机会。

    “收手,后撤,小六站位,小七、小墨出!”

    两边同时一动牵全动,十打十的混战,说开始就开始,就见红绿交加之中,数道藤壁有节奏的起起落落,虽不能给对方造成什么压力,却能一次又一次化解对方的攻势。

    此外,召唤师的召唤兽们,不知从何时起,一头头都被错综交杂的绿色粗藤给缠绕住了四肢和身躯。

    他们的主人想要动手营救,可南宫璃这边的人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一个个提着自己的武器上前就是一阵干扰。

    “怎么会?”

    “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应该啊?”

    随着一声声质疑从坐席和站席间传出,这场看似十人的“混”战,却在“离”字阵营有条不紊的见招拆招中,打出了一个势均力敌。

    南宫璃作为补位,只在该加固的时候出手加固那些召唤兽,该补藤壁的时候,临时来上一道,每个人都在做最有效的防御,有效到一点元素之力都没有浪费。

    半边面具男这边的都是急性子,一个个急于表现,反倒是乱了节奏,只会一股脑地撒气,却没有仔细观察“离”字阵营这边的突破口。

    对此,半边面具男依然淡定如初,“你们撑不了多久的,现在激怒我们,等下只会更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