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东邪王也好,还是蔡泽和朱勇嘉,他们都被“离”字阵营的人给震撼到了。说得不好听点,一个大疯子带着一群小疯子,都要把自己的命给疯掉了。

    他们三人作为长辈,作为见过世面、见过什么叫做残酷的现实的长辈,他们找不出任何一点理由来说服自己,这一场比试,“离”字阵营的人能赢。

    他们所想的,就是暗暗祈祷这群疯子们能不要全挂了,但是他们知道连这都是奢望。退而求其次,他们希望自己还有机会收尸。

    “很好,有这样的觉悟,我们才可能赢。这场比试主队的人先上,由于我亲自带队,主队上九人,郑晓你先不上,和其他九名兄弟随时待命。”

    什么?

    郑晓下意识地看了眼茯苓,老大上那是老大真的强,可茯苓是个女孩子,实力不见得比自己强,身手更是没法和自己比,为何老大让他留守,却让茯苓上?

    茯苓没有因为自家小姐的决定感到害怕,相反她觉得有些安心了,如果自己在下面待着,小姐在上面拼命,她就算没战死在斗台之上,怕是也要晕死在台下了。

    “老大。”

    郑晓想要挣扎,却被茯苓狠狠地瞪了一眼,“你质疑我家小姐的决定?我知道,你一定觉得我的战斗能力未必如你,可你别忘了,这些天来我很努力地修治疗类水元素术法,我们二十人里,认真修治疗类术法的唯有我一人!”

    到了嘴边的话,最终还是被吞了回去,郑晓暗暗握紧双拳,一双眼含着火热的视线,直勾勾地盯着茯苓,“你很强,我们都知道,我们相信你,兄弟们就靠你了。”

    “恩,必不遗余力。”

    随着茯苓的表态,一同上场的余下八名主力士气大振,由南宫璃带头,“离”字阵营这边十人通过右边垂放下来的台阶,一步步登上了圆形斗台。

    台下,郑晓禁闭的双唇微启,“你若有事,我不独活。”

    疯子,真的是一群疯子啊!

    蔡泽不知不觉地红了眼,转头埋怨地瞪向东邪王道:“你说说你,你为什么就不想办法拦着?”

    东邪王面色凝重,沉声道:“拦着?拦着古家么?你觉得可能么?倒是你,你怎么不拦着?”

    蔡泽没有回答,他心里明白得很,有些事能拦,有些事却是拦不住,不管是离丫头,还是古家。

    “离”字阵营的一登台,场内就沸腾了。

    “你说说,到底是谁给这些家伙的胆子,竟然敢找古家二线比试?”

    “可不是么?我听说这一群里,除了为首的那个叫‘离少’的比较强外,其他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小角色,大多数都是中级木元素修魔师。”

    “啊哈?这是来赶着送死的?不过说来也怪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比试,估计几秒定输赢的,居然引来了这么多人看。你们看,正前方的评判席,各大家族的军师都出动了啊!”

    评判席上,千家军师斜了眼边上的轩辕家军师,笑道:“名不见经传的分营小阵营的,没想到第一世家的军师都感兴趣。”

    轩辕家军师笑笑,“或许这是一场变革呢?”

    变革?就凭这些弱小的蝼蚁?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