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说得好。不过,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在对战开始前,我不得不认真且严肃地告诉你一件事,虽然是阵营晋升赛,可并没有规定说不能杀人。也就是说,这场对战中,如果死了谁,古家二线不承担责任。”

    南宫璃眉头微蹙,摸着下巴似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就在蔡泽以为没准离丫头后悔了时,却听她疑道:“那死了古家二线的,我们需不需要担责任?”

    东邪王愣了下,“不、不用。死了谁,双方谁都不需要担责任。”

    南宫璃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向着茯苓一行道:“都听到了吗?”

    “听到了。”

    “不想死该怎么办?”

    “弄死他们!”

    东邪王:……

    蔡泽和朱勇嘉:……

    “咳咳。”

    东邪王轻咳了声,“还没到比试时间,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下。”

    语毕,他朝着蔡泽和朱勇嘉使了个眼神,三人退到一楼的某个小角落里,开起了小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离丫头抗蛮的时候是不是把脑袋给弄伤了?”东邪王道。

    朱勇嘉摇摇头,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紧接着就看向了边上的蔡泽。

    蔡泽朝天翻了个白眼道:“我能说什么?我能说她可能脑袋从来都没好过么?”

    能,你这话,我们信了!

    短暂的歇息过后,东邪王领着众人赶去了斗台。

    斗台,斗都内唯一的大斗场,里面是一个个升降式斗台,围着的一圈是观众席,在观众席外还有着一圈站席。

    斗台位于整个斗都的正中处,衔接四方,凡是放在斗台举办的,无论是什么,都会得到整个斗都内人的关注。更何况这次还是分营阵营的晋升比试,对手还是百年都不会被选中一次的古家二线。

    消息流出后,斗都就已经闹腾了整整一夜,导致南宫璃他们到的时候,斗台这边可谓是人山人海,全都是人。

    东邪王看向观众席,为南宫璃一行解释道:“你们看到的,在座席里坐着的,全都是斗都里大家族家兵,靠前的是一线的,靠后的是二线的。坐席外的站席,那些也是各大家族的人,大多都是生意人。

    你们今天的比赛场地是中间的圆台,忘记和你们说了,比赛场地是由古家二线选的,十人还是二十人,这个由你们来选。”

    东邪王话音刚落,就见那圆形斗台向上升起,随后,在它下方的平地缓缓向下,圆形斗台外围一圈,有着尖铁刺的板子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是?”蔡泽心里一抖。

    东邪王感叹道:“所以我说了,比赛场地是古家二线选的。”

    好狠的心,纵使知道古家二线会来个赶尽杀绝,却没想到,他们的杀气竟然如此重,场地都选得这么凶残。

    稍有不慎跌落下去,就是一个死。

    蔡泽和朱勇嘉下意识回首看向南宫璃,抿着唇,心里百感交集,却不知道事到如今,还能说什么。

    南宫璃扭头看向茯苓一行道:“选十人战,若是有兄弟死了,没上台的补位,你们敢不敢?敢不敢和我共战?”

    没有沉默,没有等待,没有一丝丝的迟疑。

    郑晓伸出右手,打了个“一”的手势,他身后众人齐声道:“敢!”

    有什么不敢的,没有老大,他们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