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都之后,皇都还会远么?

    离开军办所,南宫璃领着茯苓一行回了分营营地,明天就要和古家二线对战了,古家想要除去她,等明天就行了,等一个晚上而已,他们还是等得起的。

    古家人自以为是得很,绝无可能趁夜对他们动手,所以他们今夜可以在分营营地里好好休息一晚上。

    只是,古家人是没谁准备对他们下手,可其他阵营的人就不好说了。

    以为已经死完的“离”字阵营的人,竟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闲得蛋疼的某些家族家兵,打算跑去欺负欺负人家,给自己在分营营地里找找存在感。

    面对那些不约而同相聚在自家帐篷前的别家家兵,南宫璃扭头和茯苓一行道:“今天谁也别动手,好好休息,迎接明天的恶战。”

    语毕,她放出了小墨、小六和小七。

    “你们和他们玩玩,就当是热身吧。”

    紧接着,当茯苓一行各忙各的,打盹的打盹,擦拭武器的擦拭武器时,就听到帐篷外传来一阵阵叫声。

    “啊,我的脸,能不能不抓脸?我还没娶媳妇!“

    “屁股,我的屁股,我的屁股流血了!”

    “我去,到底是你是我召唤兽,还我是你召唤兽,你躲我后面做什么?”

    就这样,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大早,蔡泽和朱勇嘉带着南宫璃一行从分营传送去了斗都。

    斗都很大,分营只有它的四分之一大小,这里的繁华程度是耀都的数倍,俨然是座独立的大城。

    南宫璃他们的落脚点是斗都的军办所,同样是军办所,人家斗都的有一酒楼大小,一层不仅有任务板,还有桌椅供来的家兵休息,还能点茶水、果盘和小酒。

    啧啧,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蔡泽和朱勇嘉此时的心情颇为复杂,已经很多年了,很多年没有分营的阵营敢挑战斗都二线阵营了。

    这本该是件好事,是件能让他们感觉面上有光的喜事。可现在,他们真的笑不出来,他们甚至在考虑,待会儿关于收尸的问题该怎么落实……

    蔡泽和朱勇嘉正瑞瑞不安,从楼上走下来了一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他们都见过,正是新兵大会评判席上的东邪王。

    蔡泽向南宫璃一行解释道:“东邪王是斗都军办所的管理人,你们这次和古家二线的比试,他也会在场。”

    说罢,就听到东邪王爽朗一笑道:“真是没想到啊,离丫头真是好本事,去了抗蛮还能回来,结果才回来就又干找死的事了?”

    蔡泽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知道是找死的事,你还批准得那么快,是急不可待么?”

    东邪王似笑非笑道:“这次的比试,可有很多大家族会来看,本来我还想请哪个大家族的军师来帮着一起评判比较好。

    谁知消息一出,我谁都没请,各大家族的军师都不请自来了。离丫头,你这是闹完分营,来闹斗都的节奏啊。”

    南宫璃淡笑着向东邪王拱了拱双手道:“东邪王谬赞了,人往高处走,不趁着年轻的时候疯一把,年纪大了更加疯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