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武裳轩,一行总计二十人就去了军办所。

    蔡泽忧心忡忡地过了三天,以为离丫头想通了,不打算找死了,心里正准备开始偷乐呢,结果——

    “你还真要和古家二线的打?就带着他们?”

    蔡泽口里的“他们”正一个个无所畏惧地看向他。

    “我决定的事,什么时候变过了?你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

    “古家的那些都是疯子,二线比三线更残暴,上次和古家三线对战的事已经不记得了?”

    蔡泽说着,冲着茯苓一行瞪眼道:“二线比三线强了可不止一两倍,你们老大发疯不要命了,你们也不拦着她?你们觉得你们能赢得了人家古家二线?”

    “能!”茯苓一行齐声道。

    “所以啊,既然知道不……”

    蔡泽一愣,嘴角狂抽:“你们也跟着一起疯,是谁给你们的信心?你们竟然觉得你们能赢古家二线?”

    “老大给的!”茯苓一行继续齐声道。

    “我…我真的是,你们能不能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这些天,古家不也没来找你们麻烦么?你们那么着急去送死做什么?我不是看不起你们,我是为你们好,你们到底懂不懂?”

    蔡泽激动不已,感觉自己的血管都要跟着爆了,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

    南宫璃微微一笑道:“古家没对我们动手,那是因为我们今天刚从训练围场出来,他们不是不想,只是找不到我们的人罢了。

    好了,上次让你帮忙找的古家二线高手的资料有了没?趁着明天到来前,我们得加紧脚步先研究一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百战百胜?什么鬼?说真的?

    蔡泽将一早就备好的材料交给了南宫璃,给出去后,还不忘叨叨道:“我就是看了材料,才希望你们想清楚。

    我们现在根本无法得知对方会出哪些人上场比试,也不知道对方打算打的是十人赛,还是二十人赛,反正晋升比试就这两种。”

    南宫璃迅速扫完材料,皱眉道:“古家二线的召唤师似乎有些多。”

    蔡泽不以为然道:“因为人家古家一线除了顶尖的修魔师和召唤师外,剩下的都是修魔和召唤双修的。

    所以不是顶尖的召唤师还入不了古家一线,这就成了二线召唤师特别多,毕竟在大家的概念里,同级情况下,召唤师比修魔师的战斗能力更强。”

    原来如此。

    “这样也挺好。”

    蔡泽无语,挺好在哪里了?

    “对了,晋升比试,能使用丹药或纸符么?”

    “不能,只允许穿武服和佩戴武器,注意是武器不是暗器。”

    南宫璃点点头,“很好。”

    很好在哪里?!

    蔡泽垂死挣扎道:“要不要再想想?或者再多修炼个几天?”

    “不用了,蔡老伯麻烦你替我们做申请,未免节外生枝,我希望明天就能比。”

    蔡泽彻底没辙,只得跑去给“离”字阵营的向古家二线申战,本以为申战慢些的话,还能拖个一两天,没想到的是,他才帮离丫头他们申战没多久,就得到了古家二线应战的回复,对战就放在了明天一早。

    蔡泽心如死灰道:“明天一早你们来军办所,我带你们传去斗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