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听了关于老翁铺的事后,就觉得这铺子主人有点意思。

    她想了想,虽说她身边是有条五灵鞭,不过那鞭子不能说就是自己的,所以她其实可以算作没有武器吧?再说了,五灵鞭是灵器,也不是武器。

    既然武服的事有着落了,为保接下来的阵营晋级比试顺利,她考虑给郑晓一行弄点武器防身,所以决定赶去老翁铺看看。

    在不知道铺子主人是不是有真本事前,她打算先自己做个尝试,如果试下来手艺的确没话说,那就和铺子主人谈一把,看看能不能请他去趟训练围场,帮郑晓一行量身打造把称手的武器。

    南宫璃运气不错,今个儿老翁铺开着,就见一白头发老者坐在矮凳上,正举着酒葫芦在喝酒。

    见有人向着自己走来,那老者也没停下喝酒的动作,只是朝来人瞥了一眼。

    “老人家,请问您是不是这家老翁铺的主人?”

    白头发老者抹了抹嘴,自顾自惬意地叹了口气,随后漫不经心地抬眼看向南宫璃道:“找我打武器?”

    “不错。”

    “一个女孩子动武适合么?”

    “我不知道适合不适合,我只知道我不动武就没有明天。”

    白头发老者怔了怔,突然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所以老人家能帮我打一把武器么?”

    白头发老者起身绕着南宫璃看了一圈,“看你的样子,不像是用武器的人。会用剑?”

    “不会。”

    “刀?”

    “不会。”

    白头发老者挑了挑眉,“不会剑也不会刀,那你要我替你打什么样的武器?”

    南宫璃想了想,取出纸笔,画了一会儿后,将纸交给了白头发老者,“我想打造这样的武器,不知道能不能打?”

    白头发老者那半眯半开的双眼,在视线触及到纸上的图后,猛地睁大了。

    “你设计的?”

    “恩。”

    “来,解释解释,这是什么?鞭子?”

    南宫璃凑过去,从左端点向右端道:“这是一个指头套,套在小指上。指头套顶部是尖的,近战时,可以直接伤人。

    指套正下方,这里开个小口子,里面可以甩出长鞭。这长鞭是一节一节的,远攻时用。”

    白头发老者拧着眉道:“你这想法倒是有意思,只不过,想做出这样的武器,对材料的要求可以说是极其苛刻的。

    首先材料要轻要薄,其次要很坚硬很锋利。这样的要求十分矛盾的,一般来说,又轻又薄的,就不太可能做到坚硬还锋利。”

    南宫璃点点头,听白头发老者这么说,她反倒觉得这人有些靠谱了。

    “您说得不错,所以关于材料方面,我想让您帮忙看看这两种材料行不行。”

    南宫璃说着,取出了影子蛛的足尖,是如黑曜石般黑,如金刚石般坚不可摧的一根有两指粗的足尖。

    “这是影子蛛的足尖?”白头发老者惊呼道。

    “不错,外加这个,这是翼蛇的脊梁骨,在有韧性的情况下,还很硬。”

    白头发老者眯了眯眼,再看南宫璃时,眼神里的昏沉一扫而光,有的是一种炽热,“有意思,你这单我接了,给我一天的时间,材料留下,后天一早来取。”

    “好。”

    见白头发老者这么爽快,南宫璃也不扭捏,直接留下了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