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老头本来还在想,就离少他们的处境,能先付出四十万天币,他都觉得挺不容易的了,结果剩下的六十万,人家眉头都不皱下,说两天后就合着材料一起补齐。

    这气场,他怎么就能这么肯定呢?

    现在一听,对方有意把别的蛛丝卖给自己,也就想明白了,人家是没钱,不过有东西换钱。

    对于收蛛丝这事,掌柜老头是真的挺有兴趣的,钱可以赚,好的蛛丝大多数时候,可不是有钱就能卖到得。蛛丝收进来,可以给自家家兵用,就算自家家兵用不到,也能转手卖出个更好的价钱。

    掌柜老头是个生意人,这种稳赚不亏的,他怎么可能拒绝。

    “收,我全收。”

    “真的么?真的全收?”

    掌柜老头想了想,指着刚才被归去另一边的那些蛛丝道:“如果都是像这样完整的,我都收,价格你放心,我按市场价收。”

    “好,稍等,我去取。”

    南宫璃说罢和先前一样,寻了个没人的地,进了小领土,又是一通塞,这次他带着四个大袋子出来了。

    当各种蛛丝混合在一起的四大袋子出现在掌柜老头跟前时,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离少啊,一百万的手工制作费,你就先别给我了。等我算清这四袋子的钱,扣掉那一百万手工制作费,剩下的等十件武服做好,我再一并结算给你。你看如何?”

    南宫璃眨巴眨巴眼,也是没想到给出的四大袋子蛛丝貌似还挺值钱的?原本自己还是欠债的,现在反倒成了债主了?

    “可以啊,那就这么说定了。这四袋子蛛丝,掌柜的快收好吧。”

    掌柜老头迟疑道:“四袋子现在就给我?哦,我的意思是离少给得这么爽快,就不怕我赖个账什么的?”

    南宫璃笑笑,“掌柜的说笑了,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哪里值得掌柜的不顾自家招牌黑我东西呢?”

    掌柜老头的内心,是内流满面的。

    他居然说“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瞬间觉得,自己开的这家武裳轩是个杂货店有木有?因为他口中说的不是什么好东西的东西,他们店里也没多少!都是残次品,残次品啊!

    什么叫做人比人气死人?这就是了!

    南宫璃把人家武裳轩的掌柜气得不轻,可惜她自己一点都没察觉,高高兴兴地离开了武裳轩,她又摸去了一家武器打造店——老翁铺。

    这家老翁铺并不是什么大店,就是一简陋的小铺子,是私人铺,开铺或不开铺,完全是随铺子主人的心情来的。

    南宫璃是从茯苓那儿听来的,说是这个铺子主人的手艺是最好的,但是个怪人,有个三不原则。不给大家族的人打武器,不给看不顺眼的人打武器,不给有武器的人打武器。

    这“三不”里面,最引人非议的就是第三个。

    据说,有武器的想要让铺子主人打武器,就得把自己的武器上交,当面看着自己的武器被溶掉才行。

    有人曾问铺子主人为什么?

    铺子主只回了一句:我的武器,够用一辈子,一辈子也未必用得好它,就不用其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