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南宫璃这么想着,默默地走了过去。

    武裳轩的掌柜,是个面目和蔼的高老头,听了古家谋士的话,他也没有生气,而是从对方手里小心翼翼地拿过那根被嫌弃的蛛丝,笑呵呵道:“这位谋士,既然看不上就别碰了,这可是凶兽变色蛛的蛛丝,你口中的残次品,怕是去了别家都没人能拿出来吧?”

    凶兽变色蛛的蛛丝?

    南宫璃下意识在脑海里探寻了起来,她在训练围场里倒是杀过不少大型蜘蛛,不是她刻意杀的,是去找翼蛇的时候,顺手除的。

    当时想着凶兽还能处理处理用来补身子,所以都给存储藏室里去了,因为还没得空收拾,顺带着还收进来了不少蛛丝。

    只是,不知道武裳轩掌柜口里的变色蛛长得什么模样,她的储藏室里会不会有?

    南宫璃正走神,耳边一道极为不满的声音,强行将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怎么说话的?我可是古家的谋士,放眼这整个分营,你觉得你这蛛丝除了我古家有财力、有实力能收以外,还有谁能收?”

    古家谋士是话里有话,收个蛛丝罢了,谈及财力就算了,和实力有什么关系?人家这是在狐假虎威呢!意思就是,你眼睛放亮点,我古家想要的,分营里谁敢抢?

    南宫璃微微蹙眉,开始考虑要不要换一家了。

    这武裳轩好,那是真的,只是掌柜若是能因古家的压迫而阿谀奉承,那就能因为古家而拒绝做自己的生意。

    就当南宫璃转身之际,却听掌柜老头冷哼一声道:“你就是古家的一小谋士,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我武裳轩能是分营里最好的武服店,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我这儿要是没点背景,还能开到今天?小小谋士就如此张狂,你这是在外头给你们古家立威呢,还是抹黑?古家连买根蛛丝的钱还要用脸来付?”

    哎哟,不错哦!

    南宫璃改变了主意,拍手道:“掌柜的好口才,说得好。”

    古家谋士一个转头,正欲大骂,结果见了来人的脸,吓得拔腿就跑了出去。

    掌柜老头没被突然冒出来的南宫璃吓到,倒是被转身就跑的古家谋士吓了一小跳。待他看清来人,眯了眯眼,问道:“你是大家口中的那个‘离少’吧?”

    “掌柜的知道我?”

    掌柜老头笑笑,“你来了分营后,可掀起了不少浪。敢和古家叫嚣的,又能把古家谋士吓破胆的,除了你,放眼整个分营也不会有第二人了。”

    南宫璃面上微笑着,心里暗道这掌柜的不是省油的灯,想想也是,能在交易区里长久经营店铺的,怕是都不省油吧?

    “掌柜的,我身边有些蛛丝,不知道你能否替我鉴别下?”

    “哦?”

    掌柜老头双眼微微发亮,在这分营里待了那么多个年头,除了他们自家的家兵有上交蛛丝要他鉴定外,还真没别人这么做过。

    要知道,凶兽蜘蛛不是一身毒,就是残暴无比,甚少有家兵敢拿它们开刀的。

    南宫璃说着,一连掏出了好几种蛛丝,掌柜老头的脸色变了又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