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泽再次无语望天,命大于国勋和钱?谁来告诉他,到底是谁有毛病?

    不管怎么说,离丫头是他蔡家的大恩人,纵使蔡泽翻了个大白眼,到底还是得给她换钱。收下训练围场的票,他迅速清点了下,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不对呀,你哪来的二十张训练围场的票?”

    “恩?你给我的啊。”

    “哦哦,我就说嘛,原来是……”

    蔡泽猛地窜了起来,“你说什么?我给你的票你又重新拿来找我换钱?不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那儿的人呢?已经出训练围场了?”

    “没有,还在里头呢。我们打算训练有成再出来,出来就去找古家二线比试去。”

    蔡泽看看手上的二十张票,不由得抖了抖手,颤道:“离丫头,你自己疯就算了,你还要下面的人跟着你一起疯?连票都不要了,你们还有命从训练围场里出来么?”

    “没事的,蔡老伯,这点你不用担心,你快给我换钱,我还要去采购些东西呢!”

    蔡泽皱眉想了想,“说真的,年轻人可以狂,但也别狂过头了。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不是谁都能和你一样的。这票你拿回去,不就是二十张训练围场票的钱么?我给你。”

    “真的?不反悔?”

    “当然。”

    “好的,谢谢蔡老伯。那么两倍的钱,谢了。”

    啥?

    蔡泽看着南宫璃眨眼再眨眼。

    “蔡老伯你不是要送我二十张票的钱么?我接受了啊,但是我手里的这二十张还是得卖的,所以两倍的钱。”

    “……”

    蔡泽深深地觉得,他身上的毒是没了,身子也是日益好转,可他现在得上了一种叫做见了离丫头就头疼的毛病!

    套路了蔡泽,拿到两倍钱的南宫璃找去了专门卖武服的店铺。

    在分营里,每个阵营的家兵都是统一武服的。一般来说,穿着的武服越好,就说明这个阵营越有钱、实力越强。

    当然,武服的意义绝不是用来攀比的,好的武服能在行动方便之余,起到保护主人的作用。一些利用特殊材质缝制出来的武服能抵御寻常武器的进攻,再好一些的,甚至还能帮主人抗下部分攻击。

    对于南宫璃这种,注重操作技术的同时,还很讲究装备的人来说,武服的选择是一件大事,是值得她花重金的大事。

    刚才蔡泽问她什么算是刀口的时候,她心里想说,这就是刀口。不过她并没有说出口,因为没有做成的事,她不喜欢拿出来说。

    整个交易区内,武服做得最好的是一家叫做武裳轩的地方,之前南宫璃有路过这家店几次,不过都是匆匆一瞥,只有个浅浅的印象。

    如今,既然决定给大家伙采购一批好武服,她自然就直奔了这家最好的武服店。

    南宫璃右脚才踏进去,一眼就瞧见了较为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这会儿正在和掌柜的谈话的,不就是那个经不起说的古家谋士么?

    “你这蛛丝是残次品,还卖得这么贵,是不是也太黑了?”

    古家谋士说着,面带嫌弃地挑起一根细短的银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