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她没疯啊!

    “蔡老伯,不是你说的么?阵营升级的成功率是根据测试对手的强弱浮动的,我‘离’字营升级势在必行,我不能花冤枉钱啊?

    这花下去的国勋不是钱么?我一样比,当然就找最强的二线阵营来比,最强的二线阵营那不就是古家么?”

    说到这里,南宫璃摸索着下巴道:“等等,我还得算算选古家二线到底划算不划算,测试找他们要多少国勋?”

    蔡老伯觉得一定是自己解释得不够清楚,这才会让离丫头产生了某些误会。

    “离丫头,你听我说,为什么要出国勋,这国勋其实就是你找的二线阵营的一个比试价位。比试过程中,会有斗都专门负责阵营晋级的人来评测,绝对不是赢了才能升级,看得是过程。

    一般来说,被找上的二线阵营也不会下狠手,能不能出彩,完全看你们自己的发挥。”

    原来如此。

    “所以,古家二线多少价位?”

    蔡老伯犹豫了好一会儿,慢吞吞道:“古家二线不用国勋。”

    “这么好?”

    “好?哪里好了?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么?之前你的那些手下,对上他们三线家兵就已经要死不活的了,这次是二线,二线啊!

    还有,知道人家为什么不用花国勋么?根本就没人会和他们比试,这国勋是肯定赚不到了,不如不用,没准还有脑袋生坑的人,抱着侥幸的心态找上他们呢?”

    脑袋生坑的人?说的是自己么?

    南宫璃唉叹了口气,“蔡老伯,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这次抗蛮,蛮部也就出了百来蛮人,你就不奇怪我的兵牌为什么能换到那么多国勋么?”

    “呃,为什么?”

    南宫璃微微一笑,“我杀了二十个古家二线精英家兵。”

    “……”

    “所以说,我要是想带‘离’字阵营升级,古家绝对不会干看着的。而且,就算我不带‘离’字阵营升级,古家也不会放过我的。”

    “……”

    最后,南宫璃拍了拍蔡泽的右肩,语重心长道:“要么弄垮古家,继续活下去,要么被古家弄死,我就这两条路。”

    好一会儿,蔡泽摇头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收尸可能是不行了,以古家家兵的残暴程度,没得尸给我收。”

    “……”

    南宫璃干笑下道:“有件事,或许蔡老伯可以帮我。尽可能多的,替我查下,古家二线里都有些什么样的人,高手有哪些,大概厉害到什么程度。”

    “好吧。”

    直到南宫璃离开军办所时,整个军办所还笼罩在无形的沉重之中。

    重新回到训练围场,通过影末和影鸟一族其他人的感应,她很快找到了茯苓和郑晓一行。

    有影鸟一族的人护着,他们只是看上去有些狼狈,毕竟在训练围场里待得那么久了,但身上除了小伤外,都没有什么严重的伤。

    看到自家小姐现身了,茯苓激动得热泪盈眶,冲上去一把抱住她,带着哭腔道:“小姐,你可算来了,这都多少天了,真担心你出什么事。”

    南宫璃摸了摸茯苓的脑袋,笑道:“你家小姐我命硬着呢,大家都训练得怎么样了?”

    茯苓吸了吸鼻子,正色道:“还是很有成效的,现在大家的速度和配合比开始又高出了很多,只不过控制能力还有待加强。还有就是,单纯比元素之力的强弱或多少的话,这块我们一时想不到办法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