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五万国勋么?

    南宫璃丝毫没觉得惊讶,她对国勋的了解度还不够,也不知道国勋到底还能有哪些用途,只觉得既然国勋是各大家族都要抢的东西,想来要在东皇国吃开,有国勋比有钱管用。

    蔡泽将兵牌还了回去,又递给了南宫璃一张符,解释道:“把这个符放在你的兵牌上,然后滴血在符上,这符就会起效,兵牌就和你绑定成功了。一旦绑定成功,除非你死,不然这兵牌里的东西,谁都动不了。”

    南宫璃将兵牌和符收好,也不急着现在绑定,回去再弄好了。

    蔡泽的视线随着被收起的兵牌看去,直到兵牌消失,他才回过神,看上去还有些恍惚,“对了,你现在有了不少国勋,你可以用国勋征招些愿意跟随你的人。”

    “招人?我不缺人啊。”

    蔡泽叹了口气道:“你是不知道,从你离开的那天起,一直到现在,你手下那些,一个个都消失了,再也没从训练围场里出来过。”

    “没出来不挺正常的,说明他们还在里面修炼啊。”

    “修炼?”

    蔡泽用着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南宫璃道:“在训练围场里根本没人可以待上整整一天,一天以上的生命存在危险,两天以上的,不是死了就是残了,这都几天?整整五天,怕是连渣都不剩了。”

    南宫璃笑道:“不会的。对于他们来说,训练围场可比外面安全多了。

    我不在,不放心他们留在外面,我担心古家会动手脚,就算不是古家,也会是别的大家族的家兵,那些人看不起我们。”

    听南宫璃这么说,蔡泽忽然觉得好像还真的是待在训练围场里安全,就算自己有心保他们,也没办法做到时时刻刻保他们吧?

    “你有把握你的手下都还活着?”

    “当然,等会儿我就去找他们,修炼了五天了,也该放出来透透气了。”

    语毕,南宫璃想起了什么,问道:“蔡老伯,我的‘离’字阵营怎么才能升级啊?我的意思是,从分营营地升级去斗都。”

    蔡泽微微皱眉道:“你想这个想得太早了吧?想要带阵营升,一是要有国勋,二是要通过测试。还有,阵营需要完整,你得有药师,有后勤兵,有战斗兵,有军师和将领才行。

    按理说,你这‘离’字营是不可能这么早开出来的,要不是我愿赌服输,你想开出阵营来,最快也得有个两三年,因为军师这角色很难培养。”

    两三年?肯定不能花两三年。她现在要迅速上升,用火箭般的速度上升。

    “我要给‘离’字阵营升级,我自己可以当大将、军师和药师,至于后勤,我可以让衣家那边给我补几个值得信任的人。”

    “你没药师证。”

    对哦。

    南宫璃皱了皱眉,“衣家应该能有药师。”

    “你能当军师?军师需要有至少四位将军或副将联名推荐你,你才能有资格当个预备军师,随后可以通过赚取国勋来升级军师头衔。”

    “呼啸营的公羊将军他们可以帮我。”

    蔡泽抽搐着嘴角,又道:“阵营升级是需要通过测试的,测试的对象越强,升级的成功率越高。顺便说句,测试的对象都是斗都里的二线家兵阵营,想找越强的对手,就得花越多的国勋。”

    “哦,古家二线需要多少?”

    “你疯了啊?”

    蔡泽瞪大了眼,突然觉得他的脑袋疼得厉害。